第八十六章 局中局!

    “对不起五爷,小人也是心急来传令,不想冒犯了五爷!”

    那小头目被打,一点脾气都没有了,趴在地上,向叶修文道歉。

    “传什么令?”叶修文明知故问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三河码头,沙河帮又来闹事了,帮主说,非五爷,不能平定此事。

    而且,命令我们,来接管漕帮货栈。”

    那小头目,连忙回道,而且累累如珠,显然是来之前,便想好的说词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叶修文冷笑了一声,这才道:“那好吧,我这就回漕帮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月儿,我们走,对了,这帐房先生,还有后面的四个火夫,都是之前的老人,有什么话,你们就问他们吧!”

    “是,五爷!”

    那小头目有些诧异,但也不敢多问,好在那帐房先生还在。

    待叶修文走后,那小头目不问其他,先查账目,问道:“我且问你,货栈的账目何在?”

    帐房先生苦着脸,因为他是东方舵主的人,叶修文压根就不信任他。最近的账目,都是侯三在管着。他有什么账目?只有将叶修文来时的账目,给那小头目看。

    那小头目看了一眼,肺都被气炸了。不说漕帮货栈日入斗金吗?怎么账面上,一毛钱的银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蠢货,东方舵主,是让你在这里吃干饭的吗?”那小头目怒道,扯过帐房先生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也不能全怪我呀,我,我已经被那个五爷,给架空了,”帐房先生被吓得结巴道。

    “哼!没有用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东方舵主手下的小头目,气得将那帐房先生丢到一边,带着人,赶去库房。

    库房里面空空如也,连一个铜板,都被给他们剩下。

    “你,快回去禀报东方舵主,叶修文已经将货栈掏空了。

    哼,想这么走了?你就是白日做梦,东方舵主,早有所料。看你这一次回去,还怎么说?”

    那小头目冷笑,也不知道,这一次东方舵主,又要耍什么阴谋诡计,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修文与月儿,刚刚出城。

    月儿气道:“我看那个‘刘洪’也是老糊涂了。任由东方舵主,胡作非为。好好的镖局,说收回去,就给收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恐怕又是东西方舵主,联手逼宫了。”叶修文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一次回漕帮,你就将那个东西方舵主都宰了也就是了。”月儿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,我有这个实力?”叶修文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‘王根基’,不也被你给杀了吗?莫非东、西方舵主,比王根基还要列害?”月儿不信的道。

    因为说到底,王根基这样的人,才是名门正派,而东方舵主与西方舵主,其实也就是散修。

    所以,倘若说东、西方舵主,与王根基比,显然要逊色不少。

    “杀王根基,那是因为他慌了,倘若正面交锋,十个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你还记得他丢出飞刀,阻止我的第五招‘长河日下’吗?

    他的飞刀,被我斩断了,但我的手,却吃力不小。

    倘若在那个时候,他出招反击,死得必然是我。

    所以,以我现在的实力而言,想要杀死凝血中期的武者,恐怕不难。但凝血后期的武者,我没有这个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东西方舵主的身边,还有高人了,”

    叶修文反问,月儿也想起来了,在漕帮聚义厅,她看到了东方舵主身后,有这么一尊老者,气宇轩昂,恐怕是元气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来,我们还真就只能忍了,也不知道,那刘洪是怎么想的,为何不直接将位置让给你得了?”月儿恨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简单了,刘洪这个人,才是老狐狸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装病,看漕帮内部内斗,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月儿打断了叶修文的话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御人之道,‘御人’是制驭他人,驾驭他人。

    而御人之道,则是驾驭他人的方法,简单说,就是用人之道。

    古语有云:御人之道,在以德而不以术,以道而不以谋,以礼而不以权。

    做人做事不锋芒毕露,不狂妄,藏起不断滋生的骄气,不骄不躁,韬光养晦。

    所以,成大事的人往往都有一颗谦虚谨慎的心,都是不轻易把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,他们就可以维持和谐的人脉,也可以透过冷静的观察,掌握大势和人势的动向,待各种条件皆已成熟,自然也就达到了他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目的呢?”月儿依旧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“由古至今,你见过哪个当权者,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利呢?

    刘洪也是一样。他虽然在上次的袭击中,身受重伤,但他还没有打算将权利交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他提出五位舵主,公平竞争,这也仅是一个幌子。

    而我们,则是他手中的棋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刘洪一直在利用我们,来延缓东方舵主等人的逼宫,”

    “那然后呢?三个月的期限,恐怕也拖不上多久?”月儿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,三个月的时间,对于他而言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或者是他伤愈,又或者说,他会找到什么高手。这都是极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叶修文推测道,而且越分析,越发现,事情仿佛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刘洪到底在等什么?而他为什么,一次又一次的提前为自己示警。

    “叶修文?”

    月儿但见叶修文沉默了半响,唤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恐怕中计了,刘洪是在利用我们去对付东方舵主与西方舵主。而他则在酝酿着什么计划。”叶修文此时,非常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啊?原本以为,漕帮帮主的位置,你是十拿九稳了。但现在看来,我们的计划,又要泡汤了。

    不行,这件事,我要禀报给大人才行!”

    月儿说着,便要打马,返回燕州城。

    “别去了,活阎王不在,他去给我搞血丹去了,哼,等我突破到了凝血境,一切都将迎刃而解!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顺子小说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eersan123#qq.com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