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三章 剑气纵横三万里!

    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
    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    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
    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

    救赵挥金锤,邯郸先震惊。千秋二壮士,焕赫大梁城。

    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!

    这是唐代诗人李白的《侠客行》

    此时叶修文一边练剑,一边吟诗,着实有另外一方韵味。

    这一剑剑斩出,如同书法一样,撇撇如刀点点似桃。而在练剑之中,叶修文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天伤剑,根本没有真正的剑招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的剑法如同流水一样,时而舒缓,时而急流勇进,时而又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但叶修文也就当练到第三天的时候,徒然觉察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这天伤剑有十六式剑招,要将这十六式剑招,融为一体,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但这十六式剑招太散了,一会行云流水,一会急流勇进,这根本不能融合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这就如同一个人,左手画方右手画圆一样,想要一心二用,那是何其的难哉。

    而也正在这时,叶修文的识海之中,徒然冒出了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这急流勇进,我可不可以当作行书来书写呢?那行云流水,我又可不可以当作狂草?

    想到此处,叶修文这才将剑招,化作了书法,又或者说,原本这天伤剑,便是要以书法所发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当叶修文再度练到第七个天头的时候,剑法已然大成,这一剑使出,就如同一个人,生了三头六臂一样,漫天的剑影。

    叶修文觉得是时候了,剑法蹬至顶峰,元气、气血,一同注入手中这把剑,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碧铜剑绽放出嗡鸣,青色的剑芒大涨,随之自打剑锋之中射出。

    剑气纵横三万里,一剑光寒十九州,此时虽然没有那么夸张,但剑气释放而出,却直接将叶修文,以及他方圆三十丈之内,尽数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一道一道青色的剑气,便如同空中落下的冰雹一样,飞溅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剑气落在地面上,那坚硬的岩石炸裂。轰隆隆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月儿正在一侧练‘千珏手’,被轰鸣声所扰。

    她举目望去,只见一道剑芒,竟然正本着她的面门打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此乃叶修文的无心之失,因为这剑法爆发剑气的时候,根本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天伤剑连叶修文自己都伤,又何况外人了。

    此时月儿但见那剑芒来者不善,直接寄出腰间的佩剑,撞向那一道飞来的剑芒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碧铜剑与那剑气相撞,但不想碧铜剑竟然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剑气与此同时也被撞的偏离了原本的轨迹,自打月儿面颊的一侧,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剑气飞过,月儿感觉自己的脸都火辣辣的,鬓角的三根青丝,都被削断了飘在看空中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气!”

    月儿叹道,而也正在这时,却不想轰隆一声,叶修文所在之地,竟然坍塌了下去。

    剑气的威力太大了,剑气将那如同钢铁一般的石头,都给击碎了。叶修文的身体,因此陷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下面的一层,是十八个小和尚在练功。之前听闻头顶轰隆,轰隆响,便觉得不妙。人头退到了一边,正向棚顶看去。而也正在这时,山洞的顶棚开始龟裂,随即轰隆一声,降下了一道道的剑气。

    剑气纵横,烟尘四起,十八个小和尚,摆出铜人阵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叶修文咳嗽了两声,自打烟尘之中走了出去。学着和尚的样子道:“阿弥陀佛,在下玩过界了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小和尚一个个无语的看着叶修文。此时的叶修文光着膀子,浑身都是剑痕。

    那剑痕之处,有的地方还很深,头发都被削掉了不少。就这么血淋淋的站着。

    虽然那伤口,正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但这也足够骇人的了。

    “修文?你怎么样啊?”月儿正在这时,趴在洞穴的上面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玩过界了。”

    叶修文喊道,结果月儿也自打那洞口跃了下来。

    月儿落下,十八个小和尚同时低头,双手合十道:“南?o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“咯咯,还有小和尚!”月儿但见十八个小和尚好笑,因为这十八个人,竟将自己的身体都涂成金色的了。

    “诶?你的衣服?”月儿又看到赤膊上身的叶修文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说嘛,这剑法你不能练!”叶修文一脸坏笑的看着月儿。

    月儿剜了叶修文一眼,那小眼神仿佛是在说:“你练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也要出关了,否则错过了少林的比武,那就不美了。”叶修文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总不能,就这么出去吧?”月儿看着叶修文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叶修文自有主张,上前冲着一个身材与自己差不多的小和尚道:“阿弥陀佛,小师傅,可否借你衣服一用?”

    “善哉,善哉,施主请便!”小和尚道。

    叶修文就知道,和尚好说话,他们无欲无求,你借什么他们都会给。

    否则你到了寺庙,说自己没有衣服了,要借一身衣服穿。那和尚不给,说:我还没有衣服穿呢?我能给你?

    这一定是假和尚,因为真和尚,不会这么做,扫地恐伤蝼蚁命,出家人都以慈悲为怀。

    例如说,一个乞丐快要饿死了,一个和尚也快饿死了。但和尚有一块饼,他会将这块饼给那个乞丐,而自己坐化。

    要不说,和尚值得别人敬重呢,就是因为如此。真正的和尚是来普渡众生来的。以自己为一个标杆,让世人跟着他去做。这叫渡化。

    否则和尚烧杀劫掠,却让普通人一心向佛,那就太扯了。

    于是,小和尚将自己的僧袍给了叶修文、月儿,也不问姓名,打开大门,放叶修文与月儿出去。

    但此时,这二人殊不知,少林寺的这场比武,已经开始了!

    s:今天看到有读者哥哥崔更哈,小墨想了想,把存稿发出来。但是订阅太少了,好像快没了一样。这个月别说是吃泡面了,估计土都吃不上。稿费算了一下,昨天好像才三块钱。唉呀,小墨就想了,小墨要真写饿死了,也挺有趣的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顺子小说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eersan123#qq.com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