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二章巡察使

小说:镇天棺 作者:刘金洋

    ♂? ,,

    别看林白此时笑眯眯的,但每一次他这样都是在坑我,这个巡察使,一年做十二次任务,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,看着很好,但处处是坑。

    “刘金洋,这算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吗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踏入某人的陷阱之中”

    “敢说明白某人是谁吗”

    “心里没点数吗,一年三次,不能再多了”

    “十二次,没得商量”

    “三次,给我十二次任务,就不怕我消极怠工?”

    “敢怠工,以为军事法庭是吃白饭的吗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坑我,亏我们十几年的交情”

    “既然说交情了,那好,我也不强求,六次,两个月也才接一次任务,够给面子了吧”

    “可以考虑一下”

    “考虑一个屁,五年时间,做满三十个任务给我滚蛋,去修的仙去”

    “三十个任务,可以累积的吧”

    “那是,咱是讲究人,不坑人,有本事一年做满三十个,剩下四年都给放假,工资福利照发,有本事吗”

    “做了任务有没有奖励什么的”

    “没有,谁让伤害老子的感情,都跟说了不要被人拐走,还主动加入对方,这不是坑我吗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,三十就三十,随便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砍价砍了一半了,我也就算了,三十次也不算多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再签个合同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鬼知道会不会做手脚,君子协定吧”

    “那行,回去再休息休息,以后说不定就忙了”

    “走了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虽然觉得被坑了,但没办法了,已经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我闭门谢客,不是极其熟悉的人不会见面,但总有一些拒绝不了的人,比如宁老。

    “金洋啊,家这门槛够高的啊”

    “宁老,这不是打我脸吗,主要是那些人太烦了,都说没有丹药的,要真有也不卖啊,得孝敬您老人家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小嘴,真甜啊,那我来了,想如何孝敬我老人家”

    “这个给吧,这是我能给的,其余的不方便”

    我把一本书递给宁老,这是关于养生的理论,按照这个理论养生,活个一百岁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李耀他们之所以能给,自然是有说法的,上面的养生要求极其严格,真能长年累月做到的人,不用这个方法也能长寿,有规律的生活嘛,而要达到李耀他们的水平,那自然还是有更高要求的,他们没这个技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东西宁老不知道啊,他随意翻看了一下,顿时觉得非常的不错,眉开眼笑的。

    “金洋啊,我和道恒那老鬼的关系也知道,我们打打闹闹一辈子了,但还是很关心对方的,所以我也把当成晚辈来看,有些话,不得不对说啊”

    “宁老,有话直说”

    “山里面那群人本事高超,可心思有些自私了,有些技术白白浪费在那边,何不拿出来救国救民,说是不是”

    “宁老,那里可没有救国救民的东西,严重了”

    “哎,有些东西的价值不知道,可我们知道啊,们用不着,可我用得着啊”

    “宁老,我明白的意思,可是我已经加入他们了,偷盗技术,不好吧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读书人的事情不能说偷,同样,这种利国利民的事情也不是偷盗,只是一种技术分享”

    “咳咳,宁老,我都要被带偏了,到底想说什么”

    “那我直说了,他们有很多宝物,有很多技术,是我们需要的,我们一直在拿东西跟他们换,但他们要价太高了,这么多年,一直不曾把真正的好东西给我们,现在加入他们了,到时候得帮我们说说好话。

    我们也不是白要的,他们要什么,我都给,只是希望一个公平的交易”

    “我····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交易公平吗,肯定是不公平的,可宁老这边未必是吃亏的一方,李耀他们的成就也不是白来的啊,人家也是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“金洋,我不拿大义压,也不是要做卑鄙的事情,只是希望不要浪费那些技术,算是为民众做一点好事吧”

    “宁老,我知道了,我尽力,尽力总行吧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相信是个好孩子”

    我还能说什么,反正五年后才去,不管了,到时候宁老还能不能活着都两说呢,他年龄也不小了。

    宁老又拉扯我说了很多的话,尤其是涉及到一些具体技术上的事情,比如那炼丹术,李耀等人曾经拿出过很多神奇的丹药,让人看了眼热。

    宁老等人早就想分析出那些技术的,可李耀他们也很鸡贼,要的材料很多是重复的,关键一些东西又是自己去寻找的,根本查不出来,只能一点点的扣,这么多年了也没扣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送走了宁老,小仙女也跟我说起了这件事,不仅是我被人烦着,小仙女也不例外啊,最近小区里很多妇女就跟小仙女接触了,为一些人传话,愿意用一些好处来交换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金洋,他们提的好处我都有些心动了”

    小仙女告诉我,那些人提了很多好处吧,比如刘安的教育,之前林白承诺了让刘安读最好的私人幼儿园,现在人家是包了,小学,初中,高中大学,甚至国外留学,都给搞定,即使刘安是学渣也能安排进去,这让小仙女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,算了吧,一个个不安好心,他们的承诺不作数的”

    “金洋,我不是怕这个,我是怕他们恼羞成怒啊,固然是拿我们没办法,可是刘安呢,以后读书什么的阻挠一下,我们得哭死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只要我们掌控了核心技术,还是得求我们”

    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李耀他们要一点点的给好处了,不敢给啊,一个个太凶残了,这要是给了,过河拆桥的事情很容易发生啊。

    小仙女不多说了,反正家里大事都是我在处理,男主外,女主内,而我很快联系了李耀,跟他说了当前的情况,我希望他能给我吸引点火力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这件事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题,不过总得经历的,以后求着的人会越来越多,打苦情牌,感情牌的不少,心硬是第一关要过的”

    “这算是考验吗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,我们好东西不少,可经不住折腾啊,口子不能开,要是有人在面前哭几句,磕个头就心软了,到时候有样学样,什么东西都要被人掏空,说是不是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看来心的确是得硬起来了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,不跟说了,我有点事要处理,自己看着办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师兄,放心吧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李耀提醒得对,那些人是不择手段的,口子不能开。

    所以我继续高挂免客牌,谁也不见,熟人也不见了,美名曰,闭关修炼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热度也慢慢的消下来了,那些人见我心肠硬说不动,也就没使那些招数了。

    巡察使的差事已经确定下来了,中海那边很久没去上班了,林白那边开始安排一些任务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我都没有接受,给林白的理由是大材小用,总共才帮做三十次任务,做这些鸡皮蒜毛小事有什么意思,要就拿高难度的来,要不然怎么凸显资本家压榨我价值的面孔。

    林白听了之后哈哈大笑,说是要认真考虑一下,不过我知道,他这是真的要考虑了,我也无所谓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我一直在按李耀给的帮忙养剑,这是一个极其繁琐复杂的事情,而且需要的时间很长,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对于那把神兵利器,每天都要拿起来揣摩一下,以念力加持,三天保养一次,用各种油脂涂抹剑身,然后用干净的布擦拭,每隔一个星期,更是要用神魂浸染它,也得时不时的用内劲催发,还不能让它沾染任何污祟的地方。

    总之一般人是很难坚持下来了,养剑这玩意得比对老婆还好,而且还不是短时间的,一旦中断,就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当然,一旦这把剑养出来了,威力暴增,尤其是我作为这把剑的第一任主人,可以和剑心灵想通,达到人剑合一的状态,平白多出几分威势,之前我使用那龙牙剑,虽然龙牙剑极其厉害,但我却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,但是这把剑我不会有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剑柄上有一颗紫色宝石作为点缀,而这又是一把快剑,挥舞起来,快如闪电,势如奔雷,所以我给这把剑取名紫电。

    我也时常跟李耀,周凡他们几个联系,请教一些问题,现代社会了,自然不用跟以前一样,事事都得当面问,事实上,如果李耀他们愿意,随时可以离开,然后躲在暗地里进行,当然,此举也是有利有弊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我还问起了谢长明的情况,周凡告诉我,谢长明现在情绪很稳定,在积极的寻找脱身的办法,并没有就此认命。

    对此我也是有些无奈,谢长明有诸多不是,但有一点不得不佩服,那就是此人意志坚定,极其的坚韧,不会屈服于任何困难,只可惜,如此毅力之人却用错了地方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