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凉亭说书

    第82章 凉亭说书

    封映雪心中更感疑惑,可看德宁郡主全须全尾的,应该没被怎么样啊。再说,她好歹是个皇亲国戚,如果南宫羡真的对她做过什么,太后跟何德玉那里,怎么可能不借题发挥,大做文章呢?

    那她又怎么会性情大变的呢?想到这里,她又狐疑的看着南宫羡,他人畜无害的帅脸, 让她实在怀疑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怎么弄成这样啊!”桃杏忽然喊了一嗓子,站起来。

    封映雪顺着她的面向看过去,就见冷野陪着太子妃走过来,两人都是浑身湿透,一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封映雪也赶紧起身迎过去。“落水了吗?都湿透了!”

    冷野点头道:“太子妃被德宁郡主推进湖里,幸好属下及时赶到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封映雪和桃杏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是不小心,不是故意的。”梁玲玉赶忙替德宁郡主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故意的,可您落水之后,她便跑的无影无踪。”冷野看着她,平静的语气中,带着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“这个臭丫头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封映雪气急败坏的撸起袖子。“我去找她评评理!”

    “映雪!”梁玲玉拉住她,苦劝道。“别去了。我看得出来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。她脑子好像有些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封映雪这才勉强压住火气,将自己的斗篷脱下来裹在太子妃身上。

    南宫羡对站在亭子不远处的宫人们吩咐道:“去找两身干净衣裳,再送一壶姜汤来。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说完,脱下自己的斗篷,披在封映雪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冷野浑身湿淋淋的,站在亭子里,显得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桃杏心疼自己的男神,脱下身上的斗篷递过去。“冷大哥,你先凑合着披上吧。我看你这样,是会着凉的。”

    冷野笑着拒绝道:“不用,我没关系。你快穿上吧,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穿着吧,我不冷。”

    桃杏不依不饶,封映雪心里窃笑,这丫头暗恋冷野,这时候,正是向男神献殷情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这太花了,我穿着会让人笑话的。”冷野还是优雅的笑着,可显然,拒绝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桃杏这才罢休,将斗篷穿回去。

    “还没多谢冷侍卫。今日若不是你,我恐怕此刻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梁玲玉起身对冷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必言谢。”冷野礼貌的回应了句。

    好在没过多长时间,宫人们便分别送来了男女式样各一套的干净秋衣和姜汤。虽然梁玲玉的衣裳与她身份非常不符合,可暂且也顾不得这么多了。冷野穿着宫人的衣裳,倒还是英俊挺拔的很。

    时间离开宴还有好几个小时。忽然有宫人来找南宫羡,说戏台子那里正在演《劈山救母》的戏码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看吗?”南宫羡转身便征求封映雪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懂戏。但王爷要是想看,我就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南宫羡看着她的眼睛,严肃的问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她低声改正。

    南宫羡对那宫人说道:“我们不去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真的不去吗?太后娘娘说了,王爷小时候,最爱看劈山救母的戏码。这出戏,是专门为王爷点的呢!”宫人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爱看,现在不爱看了。”南宫羡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宫人这才识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戏曲声。封映雪看着南宫羡有些落寞的表情,心中了然。小时候爱看戏,是因为他有母亲,还有一双能看清世界的眼睛。可现在,他看着没有颜色的《劈山救母》,只会勾起自己惨痛的回忆,和面对自己残缺的现实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戏台子那里越来越热闹。与亭子里的冷清落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封映雪说,眼睛里闪着光亮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讲故事?”南宫羡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听吗?”她撅起嘴,娇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。你爱说,我就爱听。”南宫羡笑着说。可其实心里,还沉浸在挥之不去的忧郁中。

    坐在亭子里的冷野,梁玲玉和桃杏,也都漫不经心的竖起耳朵听了起来。虽然,他们对她的故事,并没抱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只见封映雪站起身,折了亭子旁的一根树枝拿在手里,站在石桌旁,面对南宫羡,将手里的树枝当作折扇,敲了敲自己的手掌心,字正腔圆的说道:“道德三皇五帝,功名夏后商周,五霸七雄闹春秋,顷刻兴亡过首。青史几行名姓,北芒无数荒丘,前人撒种后人收,无非是龙争虎斗!“

    见她说的抑扬顿挫,手舞足蹈,亭子里所有人眼睛里都有了些兴致。

    “这回书说的是三国演义。所谓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秦朝灭亡后,天下四分五裂,项羽刘邦争天下,挖掘技术哪家强?当然还属汉王刘邦。”

    她凭着对《三国演义》的记忆,和自己胡编乱造的口嗨技术,用演绎评书的形式,将这部经她改造过的“伪三国演义”,在南宫羡面前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或许是一开始所抱的期望值太低,听了一小段,南宫羡便被她的故事吸引住,将方才的不快从脑子里抛去。

    再讲了一段,讲到“曹孟德献刀”之后,其他的三个人,也彻底沦陷了。全都转过身,围在石桌旁,渐渐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她声音清脆响亮,言语绘声绘色,拿着树枝的手,还时不时随着剧情需要手舞足蹈。引得亭子周围的侍卫和宫人们也都纷纷靠过来。路过的官员和王公贵族们,起先觉得好奇,走过来凑个热闹,可听着听着,也都站着不肯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边在耍什么?怎么这么多人围着看?”就连长丰公主远远望见,也耐不住好奇,走了过来。“这说的都是什么呀?疯疯癫癫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,公主,您也听听看,可有趣了!”恒亲王妃瞪着大眼睛,一副兴致盎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听这种东西。”长丰公主撇嘴说道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