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我在呢

    第95章 我在呢

    封映雪中了邪一般,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南宫羡脸上终于露出释然的表情,将她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她听见他胸膛里沉重有力的心跳声。觉得感动,也隐约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午饭。封映雪对南宫羡说道:“我知道你这几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你去忙吧。我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却很坚决的说道:“不去了,今日只陪你。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,想做的事吗?”

    她仔细想了想,说道:“我想去看看长江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坐上高头大马,封映雪心里都慌死了。好在南宫羡在身后搂着她,才让一路上大惊小怪的她不至于从马背上晃下去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路,她觉得还是马车更适合她。电视里什么“红尘作伴,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”,都是骗人滴。隔夜饭都快颠出来了,还潇洒个屁啊!

    可她啥也不能抱怨。因为在临走之前,南宫羡是叫人备了马车的。是她自己非要嘴欠,说:“人家还没骑过马呢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在她看来,南宫羡骑在马上的样子太帅了,她就下意识的认为,自己也可以这么帅……可见“下意识”这东西有时候是很坑爹的。

    到了江边,南宫羡将她抱下马,她腿肚子都在发抖,可还得假装优雅。自己装的x,跪着也要装下去。

    南宫羡早看出她的逞强,搂着她的肩膀,让她几乎赖在自己身上走。

    当看到像玉带一般横在眼前的滚滚江水时,封映雪立刻精神了起来。她小跑到江岸旁,面对着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如今又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地方,心里渐渐潮湿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身旁的南宫羡,一股强烈的冲动涌上来,她忽然很想告诉他,这里是她的家,是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。一年前的现在,她还跟爸爸在这里钓鱼,和妈妈在这里散步,看货船来往奔忙。她很想告诉他,她想要回家,想要陪在爸爸妈妈身边。如果可以,她一定会回去的!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笑的温润如玉。“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说,人这一生,变幻莫测,倘若……倘若有一天,我不在你身边,你……你也要好好的生活。”想要说的话被压缩成了这样,可她还是说的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隐去,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我不会让你从我身边消失。这样的事,我承受一次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。看着他倔强的表情,她向他靠近一步,伸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做才是对的?万能的神啊,你教教我吧!”一个声音在她心底呐喊。

    江水在脚下流逝,岸边漕运码头上的人们和船只都还在不断奔忙。这情形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这一个下午,他两就在江岸边度过。走一走,又歇一歇。漫无目的,却难得的轻松惬意。印象中,这是两人头一次单独外出。都知道这个机会短暂又珍贵,所以彼此都兴致勃勃的说了很多话。

    南宫羡说了许多自己在南疆时的事情。避开了那些血腥的沙场经历,多是些日常琐事。

    比如说他去南疆时,刚开始吃不惯那里的食物,瘦成了皮包骨。

    比如说他在南疆的一次打猎时,不小心射中一只黑熊。结果被黑熊追杀了一下午,差点没命。

    再比如他第一次下水游泳是十岁时,方雹教会的。那时候南越与更南方的强国哈罗巴忽然结盟,向对方租借了战船,从西南岸的海域入侵我朝。当时只有十岁的南宫羡,不得不在开战前,临时抱佛脚,学会了游泳。以便于万一海战落水后,有能力逃生……

    封映雪知道,他是想让自己多了解他一些。可他说的漫不经心,她却越听越觉得心疼。他的童年和少年,确实是太少的甜,太多的苦了。

    她也很想对他说她从小到大的经历。可她不知道,要怎么说,才能让这个比自己早生了一千多年的人,了解什么是游戏机,什么是二次元,什么是互联网……

    这些曾经充斥在她生活里的东西,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与他分享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件令人扫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他发现她看着自己的脸,入神的发呆。便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我在想,你要是生活在一千多年后,一定也是个流量小鲜肉吧。”

    “流量?鲜肉?我不明白你说的这些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疑惑的表情,看上去有着难得的蠢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就对了。”她笑着,掩饰心中的悸动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个声音在心里响起——“等你回去了,纵使满世界的花美男、小鲜肉、雅痞、帅大叔,你到死也不会有机会,再看一眼身旁这个男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她甩了甩自己的头,想要把这个声音带来的忧郁甩出脑子。

    逛到快傍晚,两人看中一家江鲜酒楼走进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是个伶俐的小伙子,看到南宫羡与封映雪气度非凡,心生敬慕,将两人安排在可以一览江景的窗边。

    “客官想吃什么?咱们店里的长江三鲜,是京城一绝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”南宫羡征求封映雪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长江三鲜,说的是河豚,鲥鱼和刀鱼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!夫人看来也是个讲究人啊!”店小二嘴甜的说。

    “鲥鱼和刀鱼没吃过。不如试试?”她又反过来问南宫羡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就鲥鱼刀鱼各来一份。你们家厨子怎么做最拿手就怎么来。”她对店小二说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两人又点了两个青菜,一个汤,两份白米饭。

    店小二这才跑下楼去下菜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喝茶,一边看着江水渐渐被暮色笼罩。

    “怎么你还吃过河豚?”南宫羡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笑了起来。“我是怕死,又不好意思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便大笑起来。封映雪还是头一次见他笑得如此开怀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嘲笑我吗?”她佯装生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觉得你甚是可爱。”他说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