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护短小娘子

    第100章 护短小娘子

    是他!那个和她一样,从21世纪穿越而来的人!原来他是书院的人!

    她满可以喊住他,可她没有,甚至担心他会忽然转头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为什么?她明明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清楚啊!

    在原地站了许久,她才又转身,满腹心事的回到胭脂铺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了?”桃杏见她表情凝重。迎上去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她默默的坐回柜台旁。

    谁知秦月如又坏笑着凑过来:“怎么着?叫美男子迷住了?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气呼呼的回道:“你又胡说,真想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为情的?这条街每天来来往往这么多学生,别说是你,就是你大姐我,还会偶动凡心呢!”秦月如笑着打趣道。“不过,你还真是有眼光。刚才你追的那位,是这书院里最出类拔萃的一位,长得也最好。”

    封映雪白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肯定比你家那位打杂的强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说我家打杂的!”封映雪忍不住,一掌拍在她后背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不说了不说了,小娘子护短啦!”

    桃杏在一旁早就笑翻了。

    金銮殿上,何佩琦跪在天子脚下,瑟瑟发抖。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替自己喊着冤。“微臣冤枉啊!微臣为将多年,一直爱兵如子,从来不曾因酒醉鞭打过士兵啊!这分明是叛军血口喷人,污蔑微臣!求皇上明察呀!”

    天子没说话,冷着脸看着他。何佩琦是皇帝亲手提拔上来的。如今出了这种事情,既让他自己遭了罪,又丢尽了天子的颜面。

    “倘若不是因为你,那五万多禁军,又怎会忽然哗变?朕劝你莫要再做狡辩!”

    何佩琦见皇帝态度冷硬,遍看向何德玉。而后者,用眼神瞥了一眼站在他对面的南宫羡。

    何佩琦立刻顿悟,朝皇帝的方向又跪爬了两步,指着南宫羡说道:“是襄王!这一切都是襄王的诡计!那叛军,是他一手带出来的!一定是他教唆的!”

    南宫羡冷冷的说道:“笑话。襄军在我手下十多年,一直风平浪静。为何一到你手里,就成了叛军?你玩忽职守,统帅不力,还不思悔改,诬赖旁人。你简直是我朝开国以来,为将之中头一份奇耻大辱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何佩琦被这番话彻底激怒,起身便要朝南宫羡扑过去。

    南宫羡丝毫未动,还是满脸嘲讽的看着他。金銮殿上的铁面御林军一拥而上才将何佩琦拦住。

    “够了!你这个样子,成何体统?”皇帝怒其不争的说。“襄王说的没错。无论如何,朕把兵符交给你,你便是一军统帅。如今出了事,便只能怪自己统帅不力,怨不得旁人!”

    “来人,传朕旨意。何佩琦玩忽职守,无统帅之才。褫夺其殿前都指挥使一职。降为校尉。无传召,不得入朝觐见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!皇上微臣真的冤枉啊!”何佩琦伤心的捶胸顿足,可皇帝既然已经开了口,再求也是无用的。

    何德玉见亲弟弟受这么大的委屈,心里也难过的很。但他好歹理智尚存。红着眼睛,走上前,跪在弟弟身旁,率先谢恩道:“谢皇上恕罪!谢皇上隆恩!”

    何佩琦被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剩下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,被抛在了金殿之上。

    叛军要如何处置?

    何德玉要求武力镇压。可其他人,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都说话呀?难道我朝,连个五万人的叛军都对付不了了吗?”何德玉不敢跟皇帝纠缠,只敢拿身旁的大臣们撒气。

    见众人还是沉默,他走向南宫羡,咬牙切齿的问:“襄王不是号称战无不胜吗?怎么,你杀的了南越王,见到你那些老部下就心软了是吗?”

    皇帝此时也不打算开口,他也想看看,自己这个弟弟,此情此景,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南宫羡冷眼看着何德玉,不卑不亢,气势上没让对方占到半分便宜,却也并不咄咄逼人。接下来的话,说的不疾不徐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可以率大军出城平叛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那些叛军,原本都是天子之兵。如今为何倒戈相向?还不都是令弟的功劳?如今皇上已经损失了五万精兵。你还要皇上再去拿禁军与他们消耗?你们兄弟两不费吹灰之力,便叫王师折损数万。我现在很怀疑,你和你弟弟到底存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何德玉倒抽一口凉气,脚步不由得倒退了两步,最后指着南宫羡,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你!你简直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南宫羡冷笑道:“我血口喷人?在座满朝文武都懂的道理,你却不懂?还要一味地纠缠。若不是存心不良,便是愚蠢至极。”

    何德玉被气的心脏病都快发作了。皇帝这才开口,平息这场唇枪舌战。

    潘竹青默默的看着南宫羡,心里捏了一把汗。此人毒舌之功,就算让二十岁时的自己来与之较量,也未必能占上风。

    “好了!都别吵了。说了这么多没用的,那到底此事,该如何收场呢?”皇帝皱着眉,看着堂下,不耐烦的问。

    众臣一片漠然。

    皇帝叹了口气,干脆直接点名批评:“潘爱卿,你是百官之首。如今朝堂上吵翻了天,你却还一直不开口,是想置身事外,独善其身吗?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。”潘竹青走出来,拱手启奏道:“回皇上的话。微臣对此事确实已有拙见。只是以微臣的立场,实在不便说出。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皇帝只觉得头皮发痒,恨不得把黄帽子拿下来疯狂的抓头。“潘爱卿,你别再给朕卖关子了!方才何家两兄弟还有襄王,什么难听的话都敢说,你有什么不敢说的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那些叛军,曾经也为国尽忠,替皇上立下过汗马功劳。倘若真的赶尽杀绝,既可惜,也残忍。倒不如重新收编,交给一位可靠的统帅。”

    潘竹青这番话,正是替皇帝说出了心里话。可皇帝毕竟是九五之尊,即使想要宽恕谁,也总得有人给他个体面的台阶。否则以后谁都敢在皇帝头上造次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