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 和离?

    第153章 和离?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不清楚。”冷野不再搭理他,独自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南宫羡背对着门,面对着窗外,安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其实冷野并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。只能默默的站在他身后,看着他落寞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外面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南宫羡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子轩性子急,王爷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里。”冷野说道。

    南宫羡起身,走到桌边看着他:“我不需要安慰。你们替我把那两个人找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冷野立刻领命:“是。王爷放心,我一定竭尽全力去找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眼波流转,像是在思索,一边说道:“他们的武功轻盈柔韧,轻功亦是惊人,有可能来自西域。”

    “西域?我看不像啊……他们两个,明显是汉人长相。”冷野说出自己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我指的是他们的武功。”南宫羡淡淡的说道。“这可以做为一条线索,否则茫茫人海,去哪里找呢?”

    冷野点头称是。可随即又问:“王爷……真的把若兰赶走了?聂萧恐怕会很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语气变得很不悦:“他有什么资格不好受?你知道本王为了他,忍受那个女人的骚扰忍了多久吗?自己喜欢的不去争取,总拿我来做人情,感动他自己。我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冷野苦笑道:“感情的事情,不是争取了就一定会有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南宫羡无言以对。他看着冷野落寞的脸,知道对方此时此刻正在为谁而难过。沉默半晌,他才说道:“一直以来,我能指点你们兵法和权谋。唯独感情的事情,我自己都还一窍不通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两人的气氛,变得低沉压抑。

    忽然冷野想到些什么,问道:“对了王爷,这回您为了救我,不惜向潘竹青暴露实力。这么做,会不会有些危险?”

    南宫羡回道:“换做是别人,我会担心。可潘竹青是个聪明人。他会知道,若此事是从他嘴里说出去的,那么首先要完蛋的,便是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冷野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那些人,要多费心管束。毕竟很多都是山贼流寇,野惯了的。”南宫羡嘱咐道。

    冷野笑着说:“王爷放心,虽然过去是山贼,可大多数都是饥民跟灾民。如今被王爷招安,收入军中,三餐温饱,周围还都是襄军将士言传身教。又怎会再作怪?”

    南宫羡还是说道: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奇兵用得好便是奇兵,用不好,便是灾星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冷野道。

    南宫羡忽然又苦笑道:“当初在隐龙山为了这些人,映雪还跟我生了好大的气。现在想想,我又怎能怪她什么都不对我说。我对她,也未曾坦诚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隐瞒,是出于保护。这不能怪您。”冷野道。

    “可隐瞒就是隐瞒。就像我与她夫妻一场,却好像谁都没能真正拥有过彼此。”南宫羡语气低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傍晚,襄王府门口出现一个小乞丐,径直走向门口的守卫。

    守卫拿出一文钱递给他,说道:“这里不能逗留,去别处!”

    小乞丐收下钱,从破烂的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守卫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守卫一脸狐疑的看了看信封上的字,才知道是给襄王的。

    南宫羡此时正在食不知味的用着晚膳。来福便走进来,将信封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好像是给您的信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问:“谁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听守卫说,是个小乞丐送来的。”来福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南宫羡看了看信封,上面的字迹顿时让他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这奇葩的字体,除了封映雪,谁还能写得出来?

    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,他拆开信封的手,在不自主的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信封里,是一张折叠整齐的宣纸。他小心的捏出来,在手里展开,首先映入视线的,便是刺目的标题——“和离书”。

    内容是:“封映雪,有夫南宫羡。因自身原因,情愿立此休书,任期改婚,永无争执。恐后无凭,立此文约为证。立约人,封映雪。”名字上还按着手印。

    看完最后一个字,南宫羡捏着信便冲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那小孩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他跑到门口,便揪住守卫问道。

    守卫见他表情几近狰狞,吓得指了指小乞丐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举步便追。追到了竹马巷尽头,才在路边看到一个穿着破烂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他想都没想便跑过去拉住他,拿出信封问:“这封信是你送的?”

    小乞丐见他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一般,吓得立刻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准哭!”他吼道。

    可小乞丐却越哭越凶。

    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拿出一锭银子,又重新问道:“只要你告诉我,这银子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小乞丐却完全不理,哭的一张小脸蛋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他失去了耐性,又吼了起来:“我说了不准哭!”

    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的封映雪实在忍不住了,犹豫再三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宫羡直起身子,看着她,目光里充满着仇恨。

    小乞丐见状,一溜烟跑没了影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走近,停在离他只有四五步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拿出“和离书”,问了句:“这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认定我有二心了,是吗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“都看到的事情,就没必要再说了。”她轻声说,内心又被刺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冷冷的说。“就当我这个做丈夫的,送你一个抛弃我的理由,让你往后心安理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手中的“和离书”在她面前撕了个粉碎,最后丢在眼前。“你我既然恩断情绝,连这些都是多余。”

    当碎片还未从眼前完全飘落到地面,他便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没有我,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。彻底忘了我这个过路人吧。”对着他的背影说出这句话之后,封映雪也缓缓的转过身,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想了很多。不仅仅是关于南宫羡,还想到了她的弟弟胡子期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