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小姑娘

    第167章 小姑娘

    “什么都这个岁数了?你不是才四十岁吗?男人四十一朵花呢!更何况,还是朵英俊潇洒的花!你要是愿意,多少小姑娘要扑上来呢!”她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潘竹青更是笑的直摇头:“你这丫头,怎么总拿你亲爹开涮?我若真续弦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顾虑我!真的!只要你有人陪,我就放心了!”她脱口而出,连她自己都觉得震惊。什么时候开始,潘竹青也成了让自己放不下的人了?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为我操心。我一个人过的很好。更何况,如今有了女儿,便觉得更好了。”潘竹青说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她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几日不见封映雪,梁玲玉心里很着急很牵挂。

    干脆大着胆子来到丞相府找她。

    听人通报说郡王妃来访,封映雪起初没反应过来是谁。可一到院子里,便看见梁玲玉站在门口一副焦虑不安的样子。她立刻笑着跑过去。

    梁玲玉见到她,瞬间放下心来。紧走几步迎上去,牵住她的手小声埋怨:“别乱跑,小心着点。”

    封映雪吐了吐舌头,将她拉进自己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下午去找你呢!没想到你就来了!”封映雪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连个影子都没有,担心你出事。便找上门来了。”梁玲玉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挺好的。就是没什么食欲,吃什么都不香。”封映雪道。

    “那件事,你想到办法了吗?”梁玲玉问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跟你说呢,我二叔,也就是潘景元,他也知道此事了。他答应帮我呢。”封映雪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太好了,有潘将军照拂,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生下他。”梁玲玉小声说道,语气轻快许多。

    “对了玲玉……你最近,有没有……有没有他的消息?”封映雪吞吞吐吐的问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梁玲玉坏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?南宫羡。”封映雪小声说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没有消息。不过,直到他回来之前,没有消息,便都是好消息。”梁玲玉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。是我问的太多余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?你这是关心他,我能体会。”梁玲玉说,脸上露出忧郁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冷野,也随军了?”封映雪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玲玉……你和南宫喆……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梁玲玉嘴角露出一抹苦笑:“我……已经再也配不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封映雪知道她此时说的“他”,并不是南宫喆,而是冷野。也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封映雪摸了摸她的头发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。在自己的立场上,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为我担心。最起码,我现在,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了。”梁玲玉又说道。“不是我的,终究,就不会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封映雪抱住她,轻轻抚摸她的背,温柔的说道:“也许,喜欢一个人,并不一定非要拥有他。这样的话,这份喜欢,或许还能更长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梁玲玉声音颤抖着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活人?”

    经过好几天的搜寻,襄王军队找到了将近十几个幸存者。这对于整个军队来说,都是值得振奋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下面有个小姑娘!似乎还活着!”一个趴在洞边的将官朝南宫羡喊道。

    南宫羡跑过去向洞里一看,果然看见一个正在瑟瑟发抖的大眼睛姑娘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?拉上来!”他命令道。

    大营中,将官们好奇的围着这个刚被救上来的小姑娘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原因自然是因为,她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将她拉上来的那位将官问。

    “我叫霜儿。”她声音怯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人呢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都没了。”说着,扁了扁嘴,要哭了。

    热情的将官们,让这个从未见过世面的乡村小萌妹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不断的在来来往往的将官们脸上搜寻,直到搜寻到那张神仙一般的脸时,她眼中的不安,才稍稍的平静些。

    在她濒死挣扎的这么多天里,南宫王爷的脸,就像是老天爷给她的一束救命阳光。将她冻僵的身心都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始至终,没对她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晚上,帐篷里异常寒冷,暴风雪的声音,让霜儿想到这些日子,在她身边死去的一个个亲人。她感到很孤独,很悲伤。于是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偷偷溜出去,走到那个最大的帐篷外面,找了个角落,蜷缩着身体坐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一个很好听的嗓子,将她从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她一抬头,就看到南宫王爷那张俊美非凡的脸,正疑惑的看着自己。他似乎刚从外面回来。她冰冷的脸上,陡然一阵燥热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霜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他语气里没有任何温度,却还是让她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南宫羡见她说不出个所以然,也没兴趣再追问。走向大帐入口,开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霜儿没见过世面,什么也不懂,自然也不会晓得什么尊卑之分。她只知道,他的出现,能让自己觉得安全和温暖。

    便大着胆子,从地上爬起来,走到大帐入口,钻进去。

    南宫王爷正站在火炉边烤火暖手,听到脚步声,转过头困惑不已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冷……我心里难过……”霜儿可怜兮兮的说。这绝不是假装,她是真的很冷很悲伤。

    南宫羡困惑的眼神渐渐散去,转为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    他走向她的方向,她心跳如雷,几乎不敢直视他的脸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从她身边经过,走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营帐留给难民吧。”她听到他对外面的侍卫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那王爷您呢?”侍卫吃惊的问。

    “本王去别处。”说完,听到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没多久,难民们纷纷被安置进来。霜儿心里有些难过,虽然,她自己也不明白,为什么会难过。她找了个角落,蜷缩着坐下去。望着面前火炉上跳跃的火苗。火焰上,好像印出他的脸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