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河东狮子吼

    第211章 河东狮子吼

    南宫羡果然被说动了,不再碎碎念,安静的看着她做事。

    等拼接的差不多了,她忽然抬头问道:”你今日不用去军营做事吗?”

    ”今日没心情,明日再去。”他回道。

    ”你不会,是想看着我吧?拜托,如果我真要走,就不会把真相告诉你了。”她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”我知道。我就是一时半会儿安不下心。”他也很无奈,眼睑下两片乌青。

    她最终将日志放在一边,握住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肚子上。”你看,我们的宝宝都快出生了,你们两个一起看着我,我能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这才稍稍缓和,最后说道:”你果然是上天安排来收服我的。”

    ”对啊,我还得看着你呢,免得你又金刚手腕,祸害人间。”她笑着说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晌,等她完全拼接完,才将日记本放回枕边。

    他忽然问了一句:”一千年后的世间是怎样的?比如今好吗?”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落寞。

    她坐回圆桌边,拿起一只柑橘,掐开皮,屋里立刻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”不好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他疑惑,又问道:”是因为战乱,还是灾荒?”

    她剥开柑橘,分给他一半,说道:”没有战乱,没有灾荒。可是,也没有你。”

    他感动的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,他俩都腻在一起,时而关在房里,时而去花园散步。映雪对他说了很多关于21世纪的事情。对他分享了自己的父母,朋友。告诉他,他是自己有生以来,爱过的唯一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日,南宫羡不得不去南兵营处理最后一些军务交接的事情。

    映雪,则是与长丰公主,相约在何德玉府邸的门口碰头。

    ”你怎么才来啊!”长丰公主这急性子,早到了半个时辰。而映雪迟到了半个时辰。”我都快风干了。”她埋怨道。

    ”对不起对不起,我得等你王叔出门才走啊。”映雪解释道。

    ”他不让你来啊?”公主问。

    ”也不是不让,就是……他不爱管这事儿。”映雪泄气的说。

    ”也不能怪我王叔……毕竟太后奶奶她……”长丰公主撇了撇嘴,没说下去。

    何德玉夫妇看到映雪时,立刻又炸毛了。

    ”你说你怎么又来了?”何刘氏一脸嫌弃的质问。

    ”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何德玉也是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”我今日来,是想跟郡主聊聊。看看有什么办法,能帮她解开心结。”映雪回道。

    刚说完,从宅子里走出两个横眉竖眼的年轻男子,映雪从他们的穿着和长相,判断可能是德宁郡主的哥哥。

    ”你就是襄王妃?就是你夫家把我妹妹害成这样的!你还敢来?”

    ”果然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听了他俩的话,映雪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    ”我说什么了?你非要来找虐。”公主在一旁扁了扁嘴,说道。

    冰雁挡在那两兄弟和映雪之间,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嗓子:”我们王妃怀有身孕,你们休要莽撞!”

    那两兄弟都是血气方刚,哪受得了小丫头片子的挑衅,伸手便去推搡。可两人使了一身的力气,冰雁都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练过功夫的两人,立刻就判断出,眼前这小丫头,绝不是等闲之辈。刚要朝她挥拳头……

    ”滚蛋!你俩当本宫死了吗?”公主一声河东狮吼,顿时让兄弟俩吃了瘪,怒气难消的闪到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”公主!您为何三番四次帮着外人来羞辱我家?”何刘氏不敢对公主无礼,却也表现的十分不满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长丰公主的脾气立刻就窜到了脑门,仰着下巴厉声说道:”羞辱你家?若不是为了你家闺女好,谁爱来你家受这些窝囊气?一个个的不知好歹!见了我王叔怎么没见你们撒气?对着大肚子的女人倒是一个个指手画脚,涨了脾气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不由分说,拉着映雪便要走:”咱们走!反正太医都来过了,什么办法都试过了!人家爹娘都不想女儿好,你还来操这份心,受这份气,你图个什么?”

    快要走到门口,就听见何德玉在背后喊了一句:”留步!”

    映雪停住,转过身,就看见何德玉自我挣扎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还是那个昏暗压抑的房间,映雪走进去,在床与墙之间的缝隙里找到何鹭儿。

    对方呆滞的看着她的鞋,她每走近一步,对方的身子都会像后缩一些。

    长丰公主拉住映雪,提醒道:”行了,就这儿吧。小心你的肚子。”

    映雪觉得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何鹭儿,很难与她很好的交流,便找了个小木凳坐下,尽量与她目光平视。

    房门外,何鹭儿的家人们围成一团看着房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”郡主,你坐在地上,不冷吗?”映雪温柔的看着她,问道。

    何鹭儿恍若未闻。依旧戒备的看着她的双脚。

    ”鹭儿,你认得她吗?她是你的好朋友啊。”映雪指了指长丰公主,希望能引起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依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”简直莫名其妙!太医用了那么多药,扎了那么多针都没用,她以为随便聊几句就管用了?”德宁郡主的大哥何永隽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你先住口吧。”何德玉轻声训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映雪依旧轻声细语的对何鹭儿说着话。可对方的表情除了紧张和戒备,没有任何可喜的变化。

    最后,映雪将自己的脸凑近一些,问道:”鹭儿,那你认不认得我?”

    何鹭儿下意识的抬起视线看了她一眼,只这一眼,便忽然瞳孔缩小,紧张的情绪演变成了恐惧。

    ”我错了!我再也不敢了!你饶了我吧!饶了我吧!”何鹭儿终于开了口,双手抱住自己的头,恨不得将自己按进身后的墙里去。

    眼见这个瘦小的身体,因为自己而变得瑟瑟发抖,映雪心里很难过。

    门外的何家人,见何鹭儿又开始不断的疯言疯语,渐渐变得不耐烦。

    何永隽走进来,对着映雪粗鲁的吼道:”你满意了吗?没用的,你做这些都是徒劳!别再假惺惺了好吗?放过我妹妹吧!”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