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6章 全村唯一的希望

    第336章 全村唯一的希望

    映雪心里的大石头落地,欢快的跳上马车,坐在药草旁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南宫羡也走上马车,坐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马车启动,她透过车窗,看着被甩在身后的驿馆大门,长舒一口气:”没想到,这么顺利就拿到了!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南宫羡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,开口问道:”你刚才是不是想问他张家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”是啊。不过我后来一想,他去扬州的事情,本就是背地里的勾当,不想让我们知道。如果我挑明了,那今天还能这么愉快的撤军吗?”

    ”你还算聪明。”南宫羡笑着说。”当时,我可是为你捏了一把汗。”

    ”可是张家的事情,也不能就这么算了。如果迟迟不向苏德打听,等日子久了,哪怕他真的见过那凶手,恐怕也要忘记对方的样子了。”映雪皱眉,担忧的说。

    ”我认为不会。”南宫羡颇为笃定的说道:”那凶手,给他带来那么大的麻烦。几乎让他这次的中原之行,无功而返。哪会那么容易就忘记。”

    ”你说的也对哦。”映雪也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”你觉不觉得,苏德的态度很奇怪?”南宫羡忽然问。

    ”你是不是觉得,他今日太好说话了?”映雪反问道。

    ”还有若雅公主方才的话。说他想获得你的好感……”南宫羡盯着她的双眼,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他想获得我的好感,无非,就是还想利用我,来对付夫君你吧。”映雪很不以为然的说道。”我才没那么傻,再上他的当。无论如何,不理他就是。咱们这儿有鲁大夫,有云大夫,还怕研究不出解药来吗?”

    ”嗯。”他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”他的妹妹也很奇怪。你不觉得,她那番话,是在拆她哥哥的台吗?”映雪看着他的脸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”这也不奇怪。皇室子孙,本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。中原如此,蒙合也一样。更何况若雅的生母与苏德的生母不合。据说自从几年前可敦死后,她俩为了争那个位子,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南宫羡看着窗外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”权力,地位……这些东西,真那么重要吗?人活于世,不过几十年而已。到头来,还不是什么都带不走?”映雪无奈的感叹道。”就算有下辈子,还不都得重新洗牌,从头来过?”

    南宫羡笑了起来,虽然知道她的心理年龄其实和自己差不多,但眼见这张十几岁的脸,说出这番老气横秋的话,还是让他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映雪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拉开凳子下的柜门,从里面找出一件他的白色轻貂斗篷。展开抖了抖,披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又随手取下束在他后脑勺上的银簪子。

    高冷端庄的”表姐”一下子就又变回了俊朗飘逸的小哥哥。

    ”还是这样适合你。”她嫣然一笑,一边整理他的头发,一边说道。”你扮女装,也就是模样过关。举手投足,都太气宇轩昂了。

    ”多谢夸奖。”他凝眸看着她,气息吹在她忙碌的手臂上,让她感到一些麻。

    她凑近他的脸,在他唇上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往日,他一定会回敬一个缠满而持久的吻。但今日却没有,只是定定的望着她。她知道,他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战无不胜的战神王爷,稀里糊涂被人绑了,还是在自己一丝不挂的情况下,作案人员还是自己最亲近的人……这种程度的屈辱,恐怕是没那么容易消退的。

    ”夫君……”她牵住他垂放在膝上的手,柔声唤道。

    ”嗯。”他回应道。

    ”今晚……我让你绑回我一次。好不好?”她摇着他的手,用她所能表达出的最温柔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”免了吧。”他断然拒绝。”明知道那样不好受,我又怎会施加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她心里一阵愧疚,诚恳的问道:”夫君,我知道昨晚我那样做,是真的伤了你的心。我该怎么做,才能让你消气呢?”

    南宫羡淡淡的说道:”你爹如今还未度过危险,我暂且不与你计较。一切等到他康复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将他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,说道:”这世上,哪还有比我夫君更明白事理的人?”

    马车刚停稳,薛九和冰雁便将一包包药草往院子里抱。

    云大夫跟鲁大夫也走出屋子,蹲在院子里查看药草。

    南宫羡下了马车,便径直走回屋子。

    映雪来到两位大夫身边,询问道:”这药草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”应该没什么问题。这么多,足够咱们好好钻研一番了。”鲁大夫笑着说。

    南宫羡再次走出房门时,已经彻底换回了自己的衣装。

    ”我得出去一趟,今日虽然没上朝,却还是有公务要办。”他走到映雪身边,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”好,早点回来。”她柔声嘱咐道。

    ”嗯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解药的研究工作能尽快完成。映雪将冰雁和彩玉安排给两位大夫差遣。主要任务,是跑腿和煎药。

    相府里其余的人,则开始了迎接新年的大扫除工作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魏子轩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相府门外。这让映雪,冰雁和霜儿都大为惊喜。

    ”这次一切都还顺利吗?”映雪将他领入茶室,让霜儿给他送来茶水。

    ”俺出马,还能有不顺利的吗?”子轩一脸得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是啊是啊,你多牛啊。”映雪笑道。

    ”俺听说,丞相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?”

    ”我跟王爷今天上午去苏德那儿拿了药草回来。希望能尽快研制出解药吧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鲁大夫跟着咱们南征北战多年,什么样的疑难杂症都难不倒他,您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。”魏子轩爽朗的说道。

    映雪也笑着点点头。随即又问:”你回来之后,去向皇上述职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”您放心,俺走之前王爷就交代过,等俺回来,无论如何都必须立刻去向皇上述职。俺这不,就是从宫里刚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”咱们王府,很久没有办过喜事了。你是全村儿唯一的希望,加油。”映雪笑着说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