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章 逼疯

    第359章 逼疯

    “玲玉,南宫喆……没想到到这个节骨眼上,竟是他们帮了冷野。”映雪唏嘘道。“可是霜儿……她今后该怎么办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真的相信,冷野碰过她吗?”南宫羡坐在桌边看着妻子的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吧……我不是很信。但我觉得,除了卓若兰,怎么会有人,为了拆散别人,把自己糟践成那样呢?更何况,还是霜儿……我认识的霜儿……”映雪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南宫羡起身走到门口,对守卫轻声说了几句,守卫便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浣衣房的丫鬟走进来。“王爷,娘娘。”

    映雪不解的看着她,又看了看南宫羡。

    “把你那日告诉我的事,对娘娘说一遍。”南宫羡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丫鬟将脸转向映雪,怯生生的说道:“其实,在冷侍卫和霜儿出事的那日,正好是霜儿的……那几日。”

    只一瞬间,映雪便立刻反应出她话里的意思。“真的吗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几日上午,霜儿都会去浣衣房清洗她弄脏的衣裤。就在出事的前一日早上,她还向我抱怨,说这东西,怎么这么难洗……”那丫头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你记错了?”映雪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对霜儿的期望。

    那丫头一脸的委屈,南宫羡让她先退下。

    “叫我怎么能相信……你还记得,她是如何得罪了聂萧的吗?就因为她的真,她的纯……怎么会……怎么会变成这样啊?”映雪将手插在自己的头发里,初次见到霜儿时的情景,还仿佛就在眼前。她真的好心痛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门外响起脚步声,他俩同时望出去,就见一身嫁衣,满脸木然的霜儿站在门外,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俩。

    映雪站起身,走向她。她也跨进门槛,走向映雪。

    可当两人相遇时,映雪刚要开口说些什么,她却越过了映雪,径直走向南宫羡。

    南宫羡无言的看着她,直到她来到他一步之遥的地方,忽然举起手朝他的心口拍下去。

    映雪赫然发现,她手里抓着一把剪刀。

    “不!”映雪大叫着,朝她冲过去。

    南宫羡面无表情的抬起手,精准的抓住她的手腕,另一只手,轻而易举的夺下剪刀。

    映雪扑到丈夫面前,霜儿被一把甩在地上。

    门口的守卫早已冲进来,将霜儿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映雪朝她嘶吼道。

    霜儿麻木的脸上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:“我可不就是疯了吗?映雪姐姐,你的王爷,最擅长的事情,就是把女人逼疯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她大笑起来,笑声让人毛骨悚然:“先是德宁郡主,再是卓若兰,然后是我……”忽然,她转向映雪,说道:“下一个,可能就是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咎由自取,怪不得我夫君。”映雪怒火中烧,替沉默的丈夫辩驳道。

    “咎由自取……我从前,是这样吗?我从前,是什么样的呀?我为什么,会变成现在这样啊……映雪姐姐,你说说看呀。”

    映雪上前扶住她的肩膀,耐心的开导道:“我们都知道你受过伤害,可伤害你的人是聂萧,不是冷野,不是郡主,更不是王爷,你怎么能反过来伤害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伤害别人?我只是喜欢冷野。我喜欢他,有错吗?”说到此处,霜儿猩红的双眼,溢满了泪光:“你们只不过,是觉得我脏,觉得我不是干净的身子了,所以不配喜欢他!可你们为什么不想想,我是如何被弄脏的?”

    始终沉默着的南宫羡忽然开口道:“既然你不止一次的问我,你有错吗?那我今天告诉你,你错的很离谱。我反对你和冷野,并不是因为你受过侮辱,而是因为他爱的人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起身走到霜儿面前,蹲下身子直视对方的双眼,接着说道:“别在拿着软弱当武器四处行凶。这世上每个人都在承受不同的苦难。你觉得德宁郡主很容易,可她的婚姻,注定了只是一件政治交易。你觉得映雪很容易,你又怎么可能知道,她为了现在的生活,做出了多少割舍?冰雁高高兴兴回到家里,却遭逢全家人被灭门,桃杏桃菲六岁时就亲眼目睹全家人被敌军烧死,到底谁过得很容易了?至于我,你觉得我把你们都逼疯了,其实或许,我自己也早就被逼疯了。可这世间众生,谁是清醒的,谁是疯的,谁说得清呢?别再总指望别人救你。能救赎你的,只有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最后一个字,霜儿浑浊的双眼,渐渐清晰。他站起身,默默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襄王夫妇没有下达任何惩处霜儿的命令。守卫们便将自由还给她。

    她回到自己房里,一直没有出来过。

    第二日,桃杏发现她房里已经空无一人,只留着一封信,笔迹像是别人代的笔。但这人是谁,并不重要了。因为映雪看完了信,便知道,霜儿,开始了她的自我救赎。

    “霜儿去哪儿了?”桃杏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她没在信上提起,不过,她说她会好好生活,找回最初的那个霜儿。”映雪含着一抹热泪,将信收起。

    “我谁也不想见。”何鹭儿趴在床上,将被子蒙着头。

    “那位姑娘说,是关于冷野的事。”丫鬟小玉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更不要听,你让她走!”何鹭儿娇声娇气的命令道。可当小玉走到门口,她却又变了卦:“等等……让她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一阵脚步声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何鹭儿掀开被子望出去,立刻就坐了起来。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来向我示威吗?”她瞪着霜儿,嘴唇颤抖着说。“我不会祝福你们的!”

    霜儿脸上露出一抹讪讪的笑意,慢慢走向床边,朝郡主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郡主。我不能奢求您的原谅,可有些话,我必须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听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不要说!”郡主以为她又要来刺激自己,不由得捂住耳朵,心跳如雷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