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4 灾难降临前

    第364 灾难降临前

    初雪,在除夕夜的傍晚忽然降临。

    这让王府里的女孩子们都觉得很惊喜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新年的初雪更应景了。

    王府里的灯火一盏盏燃起,每个屋子,都点缀着新年的味道。

    魏子轩,长丰公主和梁玲玉,各自回家过年了。

    襄王府的晚宴之前,来福和韩逸带着胡子期在厅堂外燃响了爆竹,宣布开席。

    厅堂里摆了两桌,一桌坐着襄王夫妇,潘竹青,胡子期,薛九,王妈妈和崔管家。

    另一张桌,坐着韩逸,冰雁,来福,桃杏,桃菲,聂萧祖母和相府的几个仆人们。

    其余不用值班的府兵和丫鬟仆妇,都被安排在王府的各个厅堂里吃年夜饭。

    就连阿烈,今晚的伙食都好到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的丈夫,映雪又想起去年除夕夜的一幕幕。她追逐在他身后,想要抓住,却又不敢伸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南宫羡不断的给她夹菜,想要帮她盛一碗汤时,她却捂着碗,拒绝了:“不喝汤。”她笑着说。

    他也笑了:“那我也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这甲鱼汤很好喝啊!”胡子期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小孩子家家的,不要问东问西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上了学堂,早就不再是小孩子了。”胡子期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屁孩儿。”映雪笑着说。

    胡子期一脸不满,却又不敢回嘴。

    南宫羡忽然拿出一个红色的布口袋,起身放在胡子期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给我的吗?”胡子期好奇但又不敢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“拿着吧。这叫……压岁钱。是这么说吧?”南宫羡转脸问妻子。

    映雪点点头:“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入学第一个年头,明年若是能得到夫子夸奖,我多加你一份。”南宫羡很认真的对胡子期说。

    ”谢谢王爷哥哥!我一定会好好念书的!”胡子期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映雪心中很是动容,她知道,丈夫这么做,是想让自己能够感受到家乡的年味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看看我夫君是怎么做的?在座的可都是你的晚辈,你是不是应该每人封一个红包啊?”映雪看着潘竹青,忍不住敲起了竹杠。

    潘竹青没想到,自己不声不响的吃菜,也能中枪。只能认栽,承诺道:“这好办,一会儿让薛九给你们办。你这丫头,是来向你爹讨债的吗?怎么哪儿哪儿都不向着你爹?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。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嘛。”映雪嬉皮笑脸的承认。

    在座的都笑了起来。唯独韩逸,表情始终淡淡的。像是身在其中,却又不知其味。

    晚宴吃了将近一个时辰左右,忽然有丫鬟走进来,在王妈妈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王妈妈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那丫鬟点点头,表情很确定。

    王妈妈放下碗筷,向大家打了声招呼,便走出了厅堂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发生的那么不起眼。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,映雪回想起这一幕时,依然会觉得心惊。当真正的灾难来临之前,命运,根本不会给人任何警示的机会。

    约莫半柱香的功夫,王妈妈从外面走进来,映雪看见她身后,似乎还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外面天色已晚,她还看不清那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看谁来了?”王妈妈一走进来,便很兴奋的说道。语气里充满着惊喜。

    映雪很是纳闷的望过去,一个佝偻的身影,从王妈妈身后走出来。她诧异的看了看南宫羡,对方也似乎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但她此刻未曾发现,当那个佝偻的背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,她的父亲和她父亲身边的薛九,都已经如五雷轰顶一般丢了魂魄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不认得她了吗?”王妈妈又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崔管家端详了半晌,终于有了眉目:“这不是陆嬷嬷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南宫羡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些反应。只是他看着眼前这个身影,无法与记忆中那个人重叠在一起。毕竟,已经时隔快二十年了。

    那佝偻着背脊的陆嬷嬷,走到南宫羡面前,苍老的脸上,满是浑浊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像啊……真是……太像了……”陆嬷嬷带着老迈的哭腔自言自语道:“简直和芙儿一模一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南宫羡眼眸微动,因为“芙”这个字,正是母妃生前的闺名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我母妃的……乳母吗?”南宫羡很不确定的问出这个问题。他小时候确实见过这个人,也知道她是因为生了脊柱上的毛病,才变成这个样子。但时间太久矣,加上他的眼睛和儿时相比,已经丧失了大部分功能。所以他此时此刻,才会如此的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是老奴啊……殿下……您都认不出老奴了吗?”陆嬷嬷急切的问道,想要去握住他的手腕,却被他躲开。

    “陆嬷嬷,你这么多年,去哪里了呀?为什么到今时今日才来找我们呀?”王妈妈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陆嬷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起来,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,可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南宫羡看了看映雪,握住她的手,发现她的手很凉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,被陆嬷嬷看在眼里,她忽然止住悲声,盯着映雪,朝她走了几步,险些撞倒她。

    映雪觉得她很奇怪,没来由的紧张起来。好在南宫羡在身后用手臂扶着她,才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是王妃娘娘吗?”陆嬷嬷问道。

    映雪点点头。

    对方脸上忽然露出诡异的神色:“老奴,很久以前就见过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映雪机械的问道。

    南宫羡却将这个问题听了进去,追问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嬷嬷转向南宫羡,诡异的表情,又变成了温和慈爱:“因为啊……当初……就是老奴,将这位娘娘……从相府里,偷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堂皆惊。除了薛九与潘竹青,正铁着脸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南宫羡瞪着她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又转向映雪,眼眸里,凝聚成两束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光芒:“老奴为何这么做?因为……殿下的母妃……就是被她的亲生父亲给害死的!”最后一句,她是用一种撕心裂肺的声音吼出来的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