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 两败俱伤

    第464章 两败俱伤

    鲁大夫从屋里走出来。“王爷,能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南宫羡知道,他大概是有更坏的消息想要告诉自己,他很想拒绝,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他走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给潘公子用了麻醉散,他睡下了,我才敢给他透彻的检查。我发现,他腿骨筋肉不只一处钝伤,像是被人……被人用钝器反复敲打之后造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大夫的话,南宫羡觉得自己的双腿都有些软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最担心的是……他筋骨坏死,如若再感染溃烂,是要危及生命的。”鲁大夫说出自己最大的顾虑。

    南宫羡看着他,沉默了半晌后才问到:“你是不是想说,为今之计,只有截断双腿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鲁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南宫羡忍不住扶额,退后两步,颓然坐在石凳上。“没有别的办法吗?如果这么做,就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性命攸关啊王爷。”鲁大夫无奈的说道。“您经历过那么多场战争,难道摆在眼前的事实,您看不透吗?那些致残的将士,有些伤势还比他轻,如今,哪怕有一个重新站起来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无权做这样的决定。”南宫羡看着面前的鹅卵石地面,低落的说道:“还是让潘将军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映雪带着傅云像一阵风似的刮进襄王府。

    傅云推门进屋时,就看见杜若桐正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潘朗月。

    见到傅云的那一刻,杜若桐心中那一块坚硬的城墙轰然倒塌,从床边起身扑进她怀里,无声的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映雪走进去,看到这一幕,也忍不住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傅云将杜若桐安抚下来,便走到床边,给潘朗月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从她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,鲁大夫的诊断没有任何误判。

    “出去说。”她对杜若桐和映雪说了句,便率先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”杜若桐一走出房门,便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若桐,我也就不瞒你了。朗月这一双腿,怕是保不住的。倘若溃烂下去,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。”傅云很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?要切了他的腿?”杜若桐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“性命攸关啊。”傅云说道。

    杜若桐双眼黯淡下去,没多久,整个人朝后一仰。幸好傅云和映雪及时将她接住。

    将杜若桐安顿在潘朗月的隔壁房里后,映雪去书房找到了南宫羡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正伏在桌案上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映雪走近,发现地上有着七八个揉在一起的纸团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一个,便知晓这是丈夫写给潘二叔的信。

    每一封,都是写到一半,便嘎然而止。每一封,措辞和说法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她看着丈夫,此刻他头也不抬的写着,忽然间执笔的手停了下来,接着放下笔,又将手中的信揉成一团,用力扔在地上。最后双手交握支撑着颓然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二叔,一家都是良善,我想不通,到底是谁这么歹毒?如果我抓到他,立刻活剥了他的皮。”他咬牙切齿的说道。映雪清楚,他真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听我娘说,大概要截了我堂哥的腿,这让他怎么受得了啊?”映雪说着说着便开始有了哭腔,朗月朗星曾经双双围绕在自己身边,活蹦乱跳的样子萦绕在脑海里,让她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写信要你二叔回来,这种事需要他来做主。”南宫羡尽力克制住内心激怒的情绪,重新拿出纸笔,沉下心来又写了一封简明扼要的信。

    信上只说明潘朗月重伤,家里需要潘景元来主持大局,其他的并未阐述的太具体。

    走出书房,他便让人即刻动身前往湖州送信。

    潘朗月迷迷糊糊醒来时,先感觉腿部一阵隐约的疼痛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阵疼痛越来越强烈,但发展到最后,这种疼痛程度似乎停在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母亲,堂妹,南宫羡和两位大夫。

    看他醒来,母亲和堂妹立刻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儿啊,还疼吗?”母亲的眼睛是肿的。但此时此刻,却还摆出一副坚强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潘朗月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朗月哥哥,你是怎么弄的?”映雪也坐在他身边,问出了关键性问题。

    南宫羡上前两步,站在妻子身后,眼睛却沉静的望着潘朗月。眼神中的坚强无畏,让人看了不由自主的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“是聂萧。”潘朗月忍着疼痛,说出这三个字。却让南宫羡夫妇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?”南宫羡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来的路上……无意中在人群里看到聂萧。”潘朗月艰难的说道:“想起……他对霜儿做的事情……我心中实在不忿。所以……趁着酒席刚开宴,他应该还未走远……便想出去教训教训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映雪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我真就在竹马巷的梅兰胡同里找到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他就把你打成这样了?”杜若桐心疼的问。

    潘朗月苍白的脸忽然扯出一抹笑容:“他应该,比我还惨吧……”

    十多里外的城北郊外有一家望江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中的苏德若雅等人,正在客堂里吃饭。

    门外冷不丁一阵奇怪的响动,像是有什么人被摔了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朝门口的位置望去,就见一个人倒在地上,身上全是血,仔细一看,许多食客都吓得惊叫起来,原来此人右手正抓着一只被生生砍断的胳膊,而那胳膊,显然就是他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“是聂萧!”若雅公主认出了他的脸,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成这个样子?”苏德也是满脸的不解,看向站在门口的几个蒙合士兵。那几个士兵全都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先别问这么多了,快去找大夫啊!”若雅公主喊道。

    苏德皱起眉头,思绪飞速转动,最后说道:“他一定是闯下大祸了,咱们得赶紧撤出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这样下去,是会死的!”若雅看着哥哥喊道。”你们不是朋友吗?”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