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女孩子本就该被人呵护着才对

    第475章 女孩子本就该被人呵护着才对

    ”我从小就在军中长大,什么样的伤没见过?我的腿算是废了。”说到这儿,朗月看了一眼霜儿,发现此时她清澈的双眼变成了粉红色。

    ”你别哭,如果让喜欢的姑娘伤心,我很难原谅自己的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一行剔透的泪水从她白皙的脸庞滑落。

    ”你既然都知道,为何要佯装不知呢?”她擦了擦眼泪,咬着下唇带着哭腔问道。

    ”我暂且,还不想听那么多安慰的话。毕竟,要听一辈子的。”他此刻眸子里闪烁的坦然勇敢与清澈,让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动。”答应我,暂且替我保密,好吗?”

    ”我答应你。”她点头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潘朗月笑了笑,将手中的苹果吃完。

    ”大少爷,你真的好勇敢。”她由衷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”就算天塌了,只要人没死,就得自己顶着不是么?”他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霜儿坐在床边看着他的脸,此时此刻这个饱受伤痛折磨的男人,带给了她巨大的震动和勇气。”看着你,再想想我自己,真的是好惭愧。当初遭遇不测,我却只会巴望着别人来救我,替我撑起头上的天。”

    他又笑了起来,说道:”那怎么能一样?你是女孩子。本就该被人呵护着才对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霜儿胸中跳动的心脏似乎漏了半拍。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她已经忘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时,是怎样的情景了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好像是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襄王府花园里,某人说那一句--”倘若是我真心喜欢的女子,我便不在意她的过去。”时的一瞬间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屋里又聊了好一会儿,霜儿见他热的满头是汗,便出去给他打一些水来擦一擦。

    穿过回廊来到后院的井边,她将水桶丢进去,便失神的望着黑洞洞的井口。

    ”霜儿……”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,将她从失魂中唤回现实。

    ”冷野哥哥。”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声,便赶紧去拉井绳。

    冷野走过去,三两下便帮她将水桶提到了地面。”我老远就看见你站在这里发呆,是在想朗月的事吗?”

    霜儿看着他,忽然眼睛一亮,说道:”冷野哥哥,能否帮我个忙?”

    ”你说。”

    ”帮我画一张画吧。”她满脸期待的请求道。

    ”你想我画什么?”冷野问。

    ”潘大少爷。”霜儿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冷野的眼中闪现一丝疑惑。”你……”

    ”我想为他做点什么,拜托了。”她双手交握,对他做出祈求的动作。

    ”好。”

    帮霜儿将水桶提到了朗月的屋门外,冷野便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霜儿接过水桶,正打算推门进去,冷野在她身后欲言又止的喊了一句:”霜儿……”

    ”冷野哥哥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的脸,表情很是纠结。

    ”怎么了?”霜儿追问道。

    ”我是想说……你要分清楚同情与动情。”冷野犹豫了半天,终于还是说出了心里的忠告:”千万不要学我。有时候,同情带来的伤害,是你意想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扎进了霜儿心里最隐秘的地方,道尽了她前些日子所受的所有辛酸。

    走进屋子,朗月正靠在床头看书。听到开门的声音,便立刻转脸看向霜儿。

    ”去了这么久,我还以为你走了呢。”他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道。爽朗的语气里,透着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酸。

    霜儿心里一软,朝他微微一笑,提着水桶默默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”我自己来吧。”当她打算用手巾替自己擦洗时,朗月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”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”有关系。”朗月用手巾擦着自己的胳膊,云淡清风的说道:”在我眼里,你从来都不是丫鬟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霜儿心里的某一块坚冰,裂开了缝。只是她自己,并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夏日的午后,太阳劲头十足,眼看都快要酉时,却还是没有”收工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常远兆与杜若桐等人还在花园里聊天。心里估摸着时候已经不早了,便起身向众人告辞。

    ”这就走了?都快开晚膳了。”映雪挽留道。

    ”不了,我还要赶回去查一查镖局里那位骨伤大夫的下落。明日你二叔回来,我还会再来的。”常远兆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与他说话感觉如沐春风,但他都这么说了,众人也不便再挽留。

    ”那明日,一定要留在王府里用膳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好,一定。”常远兆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知道杜若桐与潘朗星担心朗月的状况,常远兆没让他俩相送。

    映雪作为王府里的女主人,独自将他送出王府。

    ”怎么今日没见到王爷?”常远兆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”我夫君早上就进宫了。他毕竟是有军务在身的人,回到京城,总是要向皇上述职的,不然也说不过去啊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王爷与从前,真的判若两人。”常远兆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”那时他还是熊孩子。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肯定不一样了。”映雪也笑着说。

    常远兆听了这句话忽然转头看向她,表情像是陷入思索。

    ”我说错话了吗?”映雪有些不解,吐着舌头问。

    ”并没有。”常远兆回道。接着,又看向前方,悠悠的说道:”其实你二婶说的没错,某些方面,你跟我的爱妻真的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她转了转眼珠子,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”常伯伯,你还没和韩逸相认呐?”沉默了片刻后,她小心的问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”还没有。我几乎每天都会远远望他一眼,但不知为何,就是提不起勇气上前搭话。”常远兆说这句话时,情绪变得很低落。”我亏欠他太多,实难面对。”

    ”再怎样,您都是他的父亲啊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我大概是全天下最糟糕的父亲。他长这么大,所有的风雨都是我带给他的。替他撑伞的人,却是你爹。”常远兆说到这里,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映雪干咳了两声,说道:”干嘛提他?”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