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女王的后宫

    第490章 女王的后宫

    ”酒有什么好喝的,真是弄不懂你们这些男人。”映雪坐在马车里,看着歪在一边呼呼大睡的常远兆,吐槽道。

    ”我们老爷很少会这样,他是见了故人,心里太高兴了。”顾衷年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称呼一个中年人为”老爷”,映雪还是有些不太习惯。但她将这种想法埋在心里,没有表现出分毫。

    ”顾大夫,我堂哥的腿……还有机会站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”你要说有,那真是虚无缥缈,难如登天。但你要说没有,这世上,却没有如此绝对的事情。”顾衷年说道。

    ”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都是好的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话虽如此,可我至今为止,还没见过哪个人伤成这样,最后还能站起来的。”顾衷年带着一抹无奈的笑意,叹气道。

    映雪也忧郁的叹了一口气,望向车窗外。身边的南宫羡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双手中。

    顾衷年若有所思的看着南宫羡,忽然说道:”王爷的眼疾,可有好转?”

    ”并无好转,但也没有恶化的迹象。”南宫羡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映雪转过脸,看向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顾衷年没再继续探讨这个话题,但映雪觉得,他看着丈夫的眼神中,总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”顾大夫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南宫羡忽然语气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”王爷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停滞了几秒,随即抛出了一个让映雪心惊肉跳的问题:”我父皇,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顾衷年显然也对这个问题大为惊愕,倒吸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完全僵住。”王爷,为何忽然这么问?先帝因顽疾而驾崩,此事,不是众所周知的吗?”

    ”真是这样吗?”南宫羡依旧很平静的问了一句。但这平静中,却像是蕴藏着惊天骇浪。

    ”难道不是吗?”顾衷年反问。

    ”好吧。”南宫羡淡淡的说了两个字,便陡然终止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,将顾衷年送到了家中,马车继续朝贡院街的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常远兆还在呼呼大睡,映雪心里揣着无数个问题想要问丈夫,却不知该从何开始。

    ”你是不是有话想要问我?”南宫羡见她一直默不作声,转头看向她,微笑着问。

    ”你刚才……为何这么问顾大夫?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”我父皇的死因,一直是我心底的一个谜团。这位顾大夫,是父皇生前最亲近的御医。父皇驾崩后,他便离宫,从此音信全无。今日有幸一见,我便忍不住想要打探他一番。”南宫羡说道。

    ”那现在……你的谜团解开了吗?”她定定的看着他,问道。

    ”时隔这么多年,况且,我那时还小,很多事情,都像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。想要捞出真相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南宫羡不置可否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”夫君,我刚才看顾大夫的表情,感觉……他应该是隐瞒了一些事的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你也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”嗯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轻笑了一声:”那足以证明,不是我太过敏感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此处,常远兆动了动身子,似乎有醒来的迹象,他俩心照不宣的停止了话题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来到了贡院街附近。商业街不允许马车进入,南宫羡夫妇便先下了车,才将半梦半醒的常远兆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常远兆本就身材高大,再加上喝了酒,身体总不自觉的向下坠,南宫羡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他驾稳,朝顺天镖局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映雪在一旁紧紧跟着,防止他随时从南宫羡身上滑下去。

    ”夫君,常伯伯隐藏了这么久,如今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京城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映雪好奇的问出了这个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。

    ”并不会。”南宫羡平静的分析道:”皇上本就知道他无辜,当初拿他开刀,不过是因为忌惮他。如今今非昔比,天子的眼中钉已经换了人。恐怕若是知道他还没死,非但不会追究,反而还会起复用之心。”

    ”他当别人是什么?挥之则来呼之即去吗?”映雪气愤难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你说得对,人一旦走到了权利的巅峰,他眼中就只有自己。便不太会把别人当成人看了。”南宫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”不对。”映雪立刻反驳道:”我相信,如果换做是你,你一定不会这样。换做是我,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看着她,笑了起来:”你还挺有志气,想当武则天?”

    ”原来你们也有武则天啊!”映雪还以为,武则天这个人物,只存在于她生活的那个空间历史中。

    ”这是什么话?人家可是前朝的开国皇帝。”南宫羡笑道。

    ”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,到哪个服都是最强王者。”映雪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随即她又看向丈夫,笑着说:”我就没那么大志气,就做你一个人的女王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虽是一句玩笑话,却听的南宫羡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”免得我的后宫,被你这恶毒皇后杀得寸草不生。”她又接了一句死不正经的调侃。

    ”你还想有后宫?信不信我放他下来,打你一顿。”南宫羡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你舍得吗?”她扁着嘴可怜巴巴的问。

    ”舍得。”他干脆利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所以说你恶毒嘛。”她又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路玩笑,便也不觉得有多累了。眼看顺天镖局的招牌已经在目所能及之处。

    常远兆也渐渐的醒了过来。但还是晕头转向,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”我这是在哪儿啊?”他转过脸来问南宫羡。但由于离得太近,竟然一口亲到了南宫羡的脸上。

    南宫羡触电似的侧过脑袋,一脸嫌弃,只希望有多远离多远。

    潘映雪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忍不住大笑不止。估计此时南宫羡心里的阴影面积,可以覆盖整片太平洋了。”常伯伯,你怎么喝了一顿酒,把自己给喝弯了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常远兆听的云里雾里,南宫羡气的直翻白眼,恨不得将他扔在地上自生自灭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