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9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

    第509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

    ”来福。”南宫羡说道。

    ”他喜欢冰雁?”映雪睁大了眼睛,吃惊的问:”你怎么没告诉过我?”

    ”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,我没放在心上。只是今日见冰雁似乎对朗星有意,便想起了此事。”南宫羡说道。

    ”是他亲口告诉你的?”映雪问。

    ”是。”

    ”这么说来,可能是咱们第一次同去扬州时,他对冰雁暗生情愫。”映雪分析道。

    ”如何开始都无妨。但如今看来,只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”南宫羡说道。

    ”夫君,你觉得朗星对冰雁有那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”依我看,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”真是剪不断理还乱。”映雪叹气道。

    ”所以说,世上这么多人,两情相悦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南宫羡总结道。”咱俩要好好珍惜彼此,不可辜负了上天赐给我们的缘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辆马车里,冰雁正扭捏的蜷缩在一角,而潘朗星则是歪在一边补眠。

    半车厢的行李,让两人的距离被压缩的很近。双腿时不时的碰在一起,让冰雁心猿意马,小鹿奔腾。

    忽然,潘朗星的双眼冷不丁的睁开。与正在偷看他的冰雁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冰雁仓皇的避开视线,潘朗星却忽然将身子向前倾,眉清目秀的脸一下子就杵到她眼前,让她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心脏都快出问题了。屏住呼吸,慌张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均匀而温热的吹在她脸上,让她整张脸都麻了。

    ”从实招来,你……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”潘朗星忽然开口说道:”总觉得你最近古里古怪的。”

    她心虚的摇了摇头:”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”没有?”潘朗星探寻的看着她,眼睛里带着一丝怀疑。”你看着我的眼睛说。”

    ”我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冰雁连连否认,可始终不敢去直视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这让潘朗星更加坚信,这小妮子八成是在背地里得罪了自己,正心虚着呢。

    ”不管你做了什么,我大人有大量,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。”他靠了回去,摆出一副大度宽容的姿态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傻丫头心里会藏不住事,没想到,她竟然始终保持沉默。这样的沉默,让潘朗星好奇心越发强烈……

    ”你到底干了什么?”他又凑到她面前,用一种比先前软化了很多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”我真的什么也没干啊。”冰雁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潘朗星点了点头:”你成功吊起了本少爷的胃口。如果你今日不说,以后给我知道了,我就……”他说着,将手掌摊开,再蜷起手指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警告,冰雁也只能眨着无辜的大眼睛,照单全收了。

    中途又休息了两次,到达扬州时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烨儿和霖儿吃了奶膏和米糊,在爹妈的怀里各自熟睡。

    没走多久,两辆马车直接驶入了扬州士官营房。

    南宫羡先将妻儿送进屋里,再到马车旁,帮着手下们将行李卸下,拿回屋里。

    潘朗星也帮着冰雁,将她的行李送进房间。

    沐浴梳洗后,四个舟车劳顿的人,也都在各自房里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次日醒来时,已是艳阳高照。映雪发现丈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出门。

    两个儿子正在自己身边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她发了一小会呆,便准备起床,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,南宫羡端着木质托盘走进来。

    ”醒了?起来吃早膳吧。”他对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映雪懒洋洋的爬起来,将猴在自己身上的霖儿放回烨儿身边。

    ”真是两个活猴子。”她心里默默的吐槽。接着,便穿上脚屐下了床。

    ”你什么时候醒的?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?”她走到盆架旁,一边洗漱一边问。

    ”我也刚醒,想着膳房辰时左右会闭门,便先去将早膳拿了来。”南宫羡将托盘里的面饼和粥放在桌上,说道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映雪坐在桌边与丈夫一同进餐。

    ”我吃不了这么多,一人一半。”她掰开自己碗里的咸肉灌饼,将馅儿多的一半放进丈夫碗里。

    南宫羡替她盛了一碗粥,放在她面前,并提醒道:”小心烫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了一会儿,映雪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一句:”他们……也被关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南宫羡立刻就意识到她问的是谁。

    ”是。在地牢里关着。”

    ”你今日,就会去见他们吗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”我先去处理一些军务。如果来不及,就明日再解决他们的事。”南宫羡说道。

    ”嗯,也好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餐,南宫羡将餐盘送去膳房。

    映雪就在房里,将昨晚拿来的行李整理了一番。

    没多久,冰雁在外面敲了敲门,将煮好的奶膏和米糊送了进来。

    南宫羡回到屋里时,烨儿正坐在冰雁怀里美滋滋的吃着米糊。一眼瞅见自己的爹时,他忽然开始挣扎,拒绝喂到嘴边的食物,只一味的伸手去抓老爹的身影。

    南宫羡只得将他从冰雁手里接过来,亲自将早餐喂给他。

    对于大儿子的这种行为,映雪并不觉得嫉妒。反而感到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霖儿已经黏她黏的要死,如果烨儿也是这样,那她还要不要活了?

    喂完了儿子,南宫羡便出门办理军务去了。

    映雪和冰雁将屋子彻底整理完毕后,坐在桌边,喝着茶,看着满床乱爬的小猴子们,静静地发呆。

    ”以前觉得大世子和二世子长得都像王爷。但现在渐渐觉得,二世子确实像王爷,但大世子越来越像娘娘了。”冰雁说道。

    ”像我却不跟我好,有什么用?”映雪没好气的吐槽了一句。”而且……我并不希望他长得像我。”

    越像她,就意味着越像潘竹青。这不是时刻在南宫羡伤口上撒盐吗?

    冰雁猜出了她的言下之意,在一旁安抚她道:”不管像谁,都是王爷跟娘娘的骨血。我看得出,王爷是真的很疼世子们。”

    ”是啊,都要宠得他俩无法无天了。”映雪笑着摇头道。

    ”有爹有娘的孩子,真是幸福。”冰雁带着羡慕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映雪看向她,半晌,柔声问道:”你是不是又想起爹娘了?”

    ”嗯。”冰雁点点头:”从未忘记过呢。”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