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8章 包办婚姻害死人

    第558章 包办婚姻害死人

    一屋子的将军,早已等到肝肠寸断,叫苦连连。好在冰雁和桃杏桃菲,给他们一人送去一碗桂花酒酿,这才安抚住他们躁动的心。

    映雪替南宫羡整理完仪容,又压着他吃完了早餐,才把他送到将军们的手里。

    忙完了老子,便又要开始忙小子。

    这几日,两个娃娃已经可以在地上独立的走几步了。不但不用人扶,而且基本不会摔倒。走不动时,便安安稳稳的蹲下去,四肢着地,等状态调整好了,继续爬起来走几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们除了会大声叫出”爸爸”和”妈妈”,甚至会含含混混的说一些简单的词汇,比如”打”,比如”疼”,再比如”抱抱”……

    经过昨天的事情,映雪今日看见儿子的第一件事,便是抱起他俩,仔仔细细的研究他俩的眼睛。

    ”不用看了,我今早已经看过了,没事的。”傅云一边说,一边走进桃杏桃菲的屋子。

    映雪听完,将两个儿子搂在怀里,一左一右的分别亲了一口。”娘您不知道,这事儿,给我夫君好大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”你指的是,他的眼疾是遗传太祖皇帝这件事?”傅云问。

    ”是啊,他很怕传给烨儿和霖儿。”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”其实,凡事也不该只往坏处想。我那时候在宫里,常听人说,王爷的脾气秉性,最像太祖皇帝。”傅云带着淡淡的笑意,回忆道。

    ”是吗?”

    ”太祖皇帝可是位了不起的人,当年凭借一己之力,推翻前朝,建功立业时,也不过才二十多岁。我虽未见过,却常听人说,他是位近乎完美的人。文韬武略,孝义两全。这样一位人物,就算偶有瑕疵,也只能说,是造物主给他的一个考验罢了。王爷虽然遗传了他的疾病,可也获得了他的英明神武啊。这么想,心里是不是好过许多?”

    听母亲温柔的话语,在耳边侃侃而谈,映雪心里果然舒坦了很多。

    ”那……太祖皇帝也像我夫君这样用情专一吗?”映雪忽然起了八卦之心。

    傅云白了她一眼,但还是笑着说:”这个呀,就只能说见仁见智了。”

    ”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”太祖皇帝当年的后宫里,只有两位女人。一位是皇后,一位是皇贵妃。皇后是指腹为婚,自小就养在南宫家里的。皇贵妃,则是太祖皇帝成年后遇到的女子,听你爷爷回忆过,这位皇贵妃,是太祖皇帝的挚爱。她一生给太祖皇帝,生了六个孩子。而皇后,却自始至终无所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映雪不知不觉被这位太祖皇帝的故事给吸引住,忙追问道:”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”后来太祖皇帝在四十岁那年,染上瘟疫。皇贵妃衣不解带,寸步不离的照顾他,直到最后,太祖皇帝崩逝那日,贵妃也在他病榻前服毒自尽,随他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傅云鼻子酸了,嗓子有些喑哑,映雪也是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”后来先帝登基,那位皇后,便顺理成章的成了太后。只是她这一生,享尽荣华,却没有得到过丈夫的一丝怜爱,道不清是福还是怨。所以在她有生之年,对待先帝的妃嫔都是极其刻薄。尤其是最得宠的荣妃。对你夫君,便更是不待见。”傅云唉叹道。

    映雪终于明白,丈夫名字里那个不讨人喜欢的”羡”字是为何而来了。当初觉得很生气,如今听得缘由,又觉得那位太后着实可怜。”我只能说,包办婚姻害死人啊。你说他们三个人,谁有错呢?是坚持真爱的太祖皇帝有错,还是对夫君生死相随的皇贵妃有错?可是,一生年华被辜负的皇后又有什么错呢?”

    ”我只能说,人浮于世,都是身不由己。”傅云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映雪盯着窗外,出了一小会儿的神,忽然,又转向傅云,小声的八卦了一句:”那……先帝,是不是只宠爱我婆婆一人?”

    ”在荣妃入宫后,便的确如此。她的美貌,可谓是惊为天人。再加上性情直率,心地善良,先帝第一眼便为她着迷了,之后相处之下,更越来越喜欢。”傅云说道。

    ”惊为天人……我婆婆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”最厉害的还是王爷。”傅云笑了。

    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”因为他继承了太祖皇帝的性情,和荣妃的相貌啊。”

    映雪也笑了起来。”娘您这么夸他,我是会骄傲的。”

    从桃杏屋里出来后,映雪便独自去了常远兆的住处。她刚才看见若雅,冰雁和来福正在花园里踢毽子,想必”养鸡场”这个时候正好空闲,自己应该趁这个机会,去拜望一下镇国大将军。

    让她出乎意料的是,常远兆此时并未闲着,而是在和常梓逸下棋!

    前两日还觉得这对父子总是怪怪的,怎么今日……有这么大的突破?她当然不会料到,常远兆用了一招所谓的”抓住对方的心,首先要抓住对方的胃”这一必杀技,成功将高冷的儿子拉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正在发呆之际,常远兆的余光瞄到了她。

    ”王妃娘娘!您几时到的,怎么不叫我?”他很热情的唤了一句。梓逸也转头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”常伯伯,我也是刚来。”她很随意的走过去,坐在离他俩大概四五米的石凳子上。

    ”我去给您泡一壶梅子茶。”常远兆起身就要回屋。

    映雪笑了起来,这位大叔怎么失忆后,硬生生从霸道总裁范儿变成了舌尖上的中国呢?”不用了常伯伯,一会儿就要用午膳了。”

    常远兆这才坐了回去。”娘娘是来找我的,还是来找梓逸的呢?”

    ”我是来看看,常伯伯的伤势怎么样了。”映雪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我的伤早没什么大碍了,多谢娘娘挂心。”常远兆温和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”那就好。”映雪回答的有些拘谨。对常远兆这样的人揣着目的打交道,真的有些难。但总不能明摆着对他说,请他帮自己老公出主意打仗吧?人家是吃过朝廷的瘪,早已心灰意冷,能答应她就怪了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