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6章 母子“终结者”

    第716章 母子“终结者”

    ot对了,你大哥为何没来?ot若雅忽然想起了朗月。

    ot这种场合,他只会比我更加煎熬。他现在,最受不了的,便是别人同情的目光。还有,他也怕会遇到霜儿。ot朗星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ot霜儿……便是你大哥的那位心上人?ot

    ot是啊。今日坐在我堂妹身边的就是她。ot朗星说道。

    ot你大哥是个好男人,可惜了。ot若雅说道。ot等有空,我去看看他,跟他说说话。ot

    ot你……该不会是……也看上我大哥了吧?ot朗星半开玩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ot你这个人,想法为何如此狭隘?我只是觉得,他至情至性,是个值得相处的朋友。ot若雅说道。

    ot那我呢?我这个人,值得交吗?ot朗星忽然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ot你啊……ot若雅撇着嘴,装作一副嫌弃的表情。ot你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屁孩儿。ot

    ot小老哥,你这话太伤人心了啊!ot朗星夸张的抗议道。

    ot小老弟,你也快些长大,别再让哥哥们操心。ot若雅说完,两人都笑了起来,喝光了各自杯中的最后一口酒。

    今日酒桌上喝醉的人不胜枚举。哭闹者有之,翻江倒海者有之,直接趴在桌上鼾声如雷的更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和冷野平日里关系甚好的兄弟。知道他一路走来的不易,心里替他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南宫喆也喝了很多酒,却觉得越喝越清醒。

    今日是冷野,再过不久,就该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那个记忆中完美无缺的人儿,好像真的要从这个世上彻底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,至少,他不会忘,也永远不允许自己忘记。她就像一股无形的力量,融进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南宫羡喝醉了。即使他有千杯不醉的酒量,也架不住一桌子酒鬼轮番轰炸。

    映雪也搞不懂,为何平日里看着挺斯文的人,一喝起酒来就跟讨债鬼似的没完没了。比如常远兆,常梓逸还有她二叔。

    就更别提天生长着一副酒鬼模样的何暮云,余楔和薛九了……

    最后弄的南宫羡直接倒在桌上就睡了过去。她别提有多心疼。

    常远兆和潘景元也都喝多了,靠在一起没完没了的聊天。潘景元试图用一件又一件往事,来挽救对方的记忆,但似乎并没起到什么效果。常远兆总是一副ot原来我以前这么牛批啊ot的表情。让人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常梓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桌子,半天没个人影。映雪猜测,他是猫到哪个角落里呕吐去了。

    ot我去让厨房弄点蜂蜜水让他们醒醒酒,你看着点,不许他们再灌我夫君酒了。ot映雪对身边的霜儿吩咐了一声,便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宴会大殿,穿过一条细长的走廊,映雪果然在一处假山旁捡到了常梓逸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正坐在地上,抱着双膝,看样子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ot这么冷的天,也不怕把自己冻死。ot映雪一边嘟囔,一边戳了戳他的背。ot醒醒啊,这里不能睡,我去给你找间屋子。ot

    他猛然抬头,对着映雪傻笑起来。白皙的脸,因为过度的酒精而显得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映雪认识他这么久,从没见过他笑得这么傻。恨不得有个相机,将他这人设崩塌的一幕拍下来,等他酒醒了拿给他看。

    ot这里不能睡,又硬又冷的,我让人给你找间屋子好不好?ot映雪忍着笑,耐心的劝他起来。

    ot不好。ot常梓逸带着浓浓的酒气,喷出了一句话。ot我娘,还没找到我,我哪儿也不能去。ot

    映雪愣住了,一时间,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忽然,常梓逸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,神经兮兮的说了句ot嘘,千万别出声。我娘是个警察,我躲到哪儿,她都能抓到我。ot

    这句话让映雪顿生疑惑。ot你娘……当过捕快啊?ot

    常梓逸摇了摇头ot什么捕快?,就是……拿枪的那种。ot说着,他将双手握成手枪的姿势,对着映雪开了一记空枪。

    映雪更加困惑,定定的望着他,脑子里有无数的问号。这是几个意思?常梓逸是穿越来的,难道他老妈梁伊伊,也是穿越来的?这也太匪夷所思的吧!会有这种可能吗?母子俩都是ot终结者ot?

    她蹲下去,与他的视线持平,小声问道。ot梓逸,你娘,也是未来的人?ot

    常梓逸点点头,之后又醉醺醺的问道ot诶?你是怎么知道的?ot

    ot那她到底去哪儿了?ot映雪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ot我不知道啊。ot他的目光忽然变的很哀伤。ot她要我跟她捉迷藏,我藏好了,她却没来找我。ot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映雪鼻子都酸了。

    ot或许,是我藏的太深,她找了二十年都没找到。又或许……她已经回到她原来的世界里了吧。ot他仰头靠在背后的假山上,冷峻的双眼,不知不觉像是蒙上一层薄纱。

    映雪也头一次为他红了双眼。荣妃与南宫羡母子被迫分开,而这位梁伊伊,似乎是主动抛下儿子。在心里上,常梓逸所受的痛苦,恐怕不会比南宫羡少吧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他的性格总是那么冷漠疏离。不记得什么时候看过的一本书上说过,被抛弃过的人,都不会再轻易的相信别人,也很难与别人建立起一段亲密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和常远兆重逢时,一开始是那么的抗拒。那是因为他下意识的就认为,父亲当初也是狠心抛弃了自己。

    常梓逸遥望着天空,忽然又问ot那个世界,有那么好吗?比我和我爹加起来都要好?ot

    这句话,像一颗石头,击起了映雪心中大大小小困惑的水花。为何常梓逸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穿越客,对未来的那个世界,也有一定的认识,但在许多常识性的问题上,却又表现出超乎常人的无知。

    ot梓逸,或许……你并不是穿越来的?ot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,接着谨慎的观察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的眼角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动ot可我希望自己是啊。如果我也是,我娘大概就不会觉得寂寞,也就不会离开了吧。ot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