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6章 新年第一仗

    第666章 新年第一仗

    ot那我问你一句,你心里,是不是真的还放不下梁玲玉?ot南宫羡郑重其事的问道。ot你先别急着说,问问自己的心。在我跟映雪面前,你不必掩饰。ot

    冷野将后背离开墙壁,站直了身子,正色说道ot王爷,您应该很了解我。我不是那种轻率的人,尤其在对待感情时。当我从心里接受鹭儿的那一刻起,我就把自己的心,完完全全交给她了。可是王爷,人非草木。玲玉是我真心喜欢过的女子,我怎么可能,当她从来没存在过?ot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变的很困惑。ot难道说,无意之中的缅怀,也该被视为不忠吗?ot

    南宫羡一时间陷入思索,映雪却很中肯的劝说道ot你也别这样想,她这不是因为太在乎你了吗?况且,叫错名字这种事……换做任何一个女生,都会很恼火的。ot

    ot但我真的是无心的。ot冷野叹了一口气,像是意境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ot无心的又怎样?如果我夫君敢把我叫成卓若兰,我也会跟他拼命的。ot映雪口没遮拦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南宫羡听完,随手便拍了她一下,ot你又在胡说八道。ot

    ot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吗?ot她缩了缩脖子,讪笑道。随即,又看向冷野,一脸认真的说道ot所以说,冷野小同志,你可别小看误伤。有些事,你觉得没什么,但站在对方的角度,她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,听到的,有什么问题吗?明明做错的是你,你怎么还能怪她抓着不放呢?这岂不是受害者有罪论吗?你现在能做的,只有用时间和耐性去证明你的心。而不是坐在这里吹冷风,逃避现实,这样只会让心结越来越大,到时候,就真的不可收拾了。ot

    冷野安静的听她说完每一个字,心里的烦躁情绪竟然真的消散开去。

    ot娘娘说的对。经您这么一说,确实是茅塞顿开。ot

    映雪笑了笑,又补充道ot鹭儿虽然任性,但她本质上是个既善良又通情达理的女孩子。否则,你当初也不会一根筋的喜欢上她不是吗?至于玲玉,我相信,她在天有灵,也绝不希望因为她自己,而影响到你们夫妻间的感情。你刚才说,不能当她没存在过,这一点我能理解。但我还是建议,你能尝试着将她彻底遗忘。这是为了你和鹭儿的未来,也是给玲玉,最大的尊重。她是个美好的女子,不应该,成为任何人生命里的阴影。ot

    ot我明白了。ot冷野面色沉静,双眼里透着释然的光亮。ot真的完全明白了。ot

    回到卧房,相拥侧躺在床上时,已经接近黎明。

    ot夫君……ot映雪在丈夫怀里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呢喃。

    ot怎么了?睡不着吗?ot他的嗓音带着磁性。

    ot嗯。太亢奋了,睡不着。ot她心里痒痒的,身子不断往他怀里蹭。

    ot既然精力过剩,不如我帮你消磨消磨吧。ot

    妖孽般的话音还在她耳边震颤,她便感到一股唇上一热……

    新年的ot第一仗ot,就这样在天未亮时打响。

    第一缕阳光从覆满冰雪的草原上升起。

    坐在战马旁的男人,还在喝着昨夜宴席上的剩酒。昨夜是中原人的除夕,也是他的狂欢夜。因为当子夜来临的那一刻,他便如饕餮一般,吞食了整片草原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,来来往往,忙忙碌碌,收拾着残局。

    一具具尸首,堆在已经被烤焦的羊羔旁。血腥味,将活人们呛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远处由远及近传来一阵马蹄声。带头的大个子,一手拉着马绳,一手提着两个不明物体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后,大个子翻身下马,丢下手里的东西,便朝那正在喝酒的男子拜了下去。ot殿下,大王子和三王子的势力都已经被全部消灭。属下带来了他们的人头,请殿下过目!ot

    ot做得好,阿尔巴。你辛苦了。ot那男子一边说,一边将手里的酒壶扔给了阿尔巴。阿尔巴满脸自豪的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ot还叫殿下?今时今日,应该叫苏德可汗了!ot不知是谁,在一旁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周围的人先是一愣,接着丢下手里的囫囵尸体,陆续来到那男人面前,虔诚的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ot恭迎可汗继位!ot

    这个声音,仿佛是一束火苗,一传十,十传百,迅速燃遍整个蒙合草原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依旧是中原的假期。

    襄王府经过昨晚的闹腾,几乎所有人,都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只有傅云,因为怀揣着心事,所以一大早便起来了。

    坐在梳妆桌旁,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疤痕,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,却始终没有淡去分毫。

    静坐了半晌,她打开小抽屉,拿出女儿送她的脂粉……

    襄王府到潘府之间的路途并不遥远。但这一路上,傅云至少有四次想要让马车开回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就要去面对那个人了。离目的地越近,她越觉得呼吸困难。这就是潘竹青的威力。

    上一次与他相对,还是在他病重之时。两人之间,并无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风雪在车窗外肆意飞舞,与他的往事,一幕幕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初见时,她是太医院院判大人的千金,活泼开朗,性情好动,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他是太师府的翩翩少爷。高傲清冷,因为少年丧母,而充满忧郁。

    相识后,她的整个少女时期,都处在对他的单恋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时的他,似乎只爱他自己。

    直到她被选入宫中,成了一名女医官。即将到来的离别,让他忽然醒悟,原来自己冰冷的心早在不知不觉中,被她的温暖和明媚所融化。

    入宫前的那一晚,他生平第一次,将她拥入怀中,用最郑重的语气向她承诺,定要将她接回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几年过去了,他终于做到了。尽管,她后来得知,他为了达成这个承诺,几乎不择手段,还害死了她在宫中唯一的知己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