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9章 没出息的死丫头

    第689章 没出息的死丫头

    你来我往几个来回,也没吵出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南宫羡面前的茶水都喝了三浇,变得有些寡淡。

    映雪一会儿望望南宫羡,一会儿望望潘竹青,自己想要插嘴,却发现一个字也插不进去,急的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”朗星。”南宫羡忽然在众人吵架的空当里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转头望向不知什么时候起,多出来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”你擅自离京,别说你爹不同意。就是我,也绝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南宫羡的话,让潘景元立刻得意起来,杜若桐也如同遇到了救星,走来替他重新换茶。

    潘朗星被他一盆冷水,浇得透心凉。但决心,依然如故。”行,你们就尽管盯着我。我就不信,能盯我一辈子。总有一天,我只要逮着机会,事先连一个字都不会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”二哥,你这么说,可有点不识好歹。大家这可都是为你好,怕你出事啊!”映雪忍不住说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潘朗星望向她,不疾不徐的说道:”还记得妹夫出事的那次,人家若雅,是怎么帮的咱们吗?咱们好歹身边有这么多的人,亲人,朋友,战友……很多时候,尚且九死一生。但人若雅呢?她现在身边能有谁?一个生死未卜的母亲,还是一个六亲不认,杀人不眨眼的哥哥?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从来不哭不闹不喊疼。但她比在座任何一个人都孤独彷徨无助!但她喜欢我们在座的每个人,喜欢中原,更喜欢我。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她在烈火中紧紧抓着我,死都不放时的情景。若不是她,你们早就失去我潘朗星了。所以,这样的人,我怎么可能放着不管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话说到最后,他眼中已经泛出猩红的泪意。表情有从未有过的决绝。

    映雪心下动容,若雅如果知道这世上有这么一个人,如此了解她藏在坚强背后的疼痛,该有多感动。

    一片沉寂中,忽然响起潘景元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他,只见他此刻脸上的虚张声势全都消弭殆尽,换上的,是一副欣慰和坦率的面容。

    ”你小子,真的长大了。”笑声过后,是他一句坦诚的,又有些伤感的总结。

    映雪这才意识到,方才二叔的大吵大闹,或许,是为了故意激怒朗星。

    ”爹……您这话……几个意思啊?”朗星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”你小子,从小到大,没少为姑娘的事情犯浑。每次我跟你娘都觉得你是来真的,可到最后,你却次次让咱们吃炸糊。方才我要不那么激你,又怎会知道,你对那个若雅是不是认真的?”景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”爹,我知道自己从小就操蛋,没少让你们生气。但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。以往,都是我成全别人,这一次,这个女子,我只想成全自己。”朗星郑重而坦诚的告白道。

    杜若桐对此事的发展走向,有些看不明白了,不解的望着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景元将身子靠在椅背上,眼神深邃而坚定,语气果断而坚决:”爹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朗星的脸立刻就被点亮了,朗月也替弟弟感到高兴,同时,又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”相公,你就真放心让他去作死啊?”杜若桐对丈夫质疑道。

    ”不放心。所以,我跟他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在座几乎所有人都投了反对票。

    ”你是不是也疯了?”杜若桐首先发难。

    ”爹,这个家没您可不行,您还是留下吧。”朗星虽然很感动,却也不忍心让父亲跟着自己涉险。

    ”就是啊爹,您要是也走了,娘不是要担心死了?”朗月此时只恨自己重伤带残,无法随弟弟跑一趟。

    ”我方才都说了,我自己的儿子,还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?你们都别再劝了,我能把他带去,就能把他俩都带回来。”潘景元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,让想要阻止的人,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许久都没有说过话的潘竹青,此时终于坐不住了。”我觉得你们都应该冷静一些,别被冲昏了头脑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让南宫羡不由的皱了皱眉,整个人的状态也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”大哥,我知道你又要唠叨什么三思而后行。但如今蒙合草原发生这么大的变故,对于若雅一个小姑娘来说,的确太凶险了。她若跟咱们没关系那也就罢了。可她对我的儿子,有情有义,我做不到袖手旁观。”潘景元冷静的说道。朗星在一旁用眼神表示一万个赞同。

    ”我知道,我也没打算阻止你们。”潘竹青说道:”但你们……总得有个计划什么的吧?”

    潘景元说道:”从中原到蒙合,那么远的路,路上满满想便是。”

    潘竹青对他这种无厘头式的回答,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”二叔……”南宫羡突如其来的一句称呼,又将厅堂里所有人愣住了。潘景元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用手指狠狠的捅了捅。

    南宫羡并不知道大家对自己这发乎情理的呼唤,有着如此巨大的反应。只自顾自的将想要表达的话,不疾不徐的说了出来:”你们要面对的,是草原最精锐最强悍的军队。即使手握重兵,尚且需要周密的部署和长达数月的战前筹备。您曾经是镇国大将军,这一点,应该比我更清楚。今日莫说是您跟朗星两个人,就算是带上在座所有人,算上我,都只能是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”是啊相公,王爷说得对,为何明知是死路一条,你还非要带着儿子往里跳呢!”杜若桐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,拽着丈夫的衣袖激动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”那王爷对此事有何建议呢?”朗月此时相当清醒,知道南宫羡这么说,并非是阻扰爹和弟弟的行动,而是为了让他俩更理智的上路。

    ”我觉得,咱们首先得把可能遇到的问题都摆上台面,然后再逐一考虑怎么解决。这一路上千山万水不说,到了蒙合,更是有太多未知的凶险。如果连能够预料到的都解决不了,那大可以别去了。”南宫羡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这番话,让在座的人,都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吵着要去的人,都开始思索起将要面对的困难。

    反对的人,更是卯足了劲,在心中盘算怎样的难题,会挡住亲人送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映雪则是满心欢喜,满脸崇拜的望着自己的丈夫。无论怎样的情况下,他总是所有人,最强大的依靠。

    潘竹青则是酸不溜秋的朝女儿翻白眼,心中暗自吐槽:”这没出息的死丫头。”

    不小心对上了女儿的视线,被女儿扔来了一个大鬼脸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