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3章 小泼妇

    第703章 小泼妇

    公主府里,映雪和长丰公主好不容易才将何鹭儿按在花厅里。

    这才成婚多久,要是哭哭啼啼的跑回娘家,她爹娘不得担心死,何德玉本来就喜欢一惊一乍的。

    ”别哭了,眼睛都肿了。”映雪一边给她擦眼泪,一边劝说道。

    ”你为什么要把那个女的招来呀?就见了这么一面儿,郡马的魂都给她勾没了……”何鹭儿一边哭,一边忿忿的埋怨。

    ”小姑奶奶,是我考虑不周,我跟你道歉。如果早知道会闹成这样,我肯定不会把她带回王府的。我只是想着,她只是暂住几日,应该不会怎么样的……”映雪忙不迭的跟她赔礼道歉。自己热心归热心,还是应该更加顾全大局才是。现在想想,当时将唐宛如安排在潘宅,也比现在这个状况强多了。

    何鹭儿没想到一向伶牙俐齿,嘴巴不饶人的映雪,今日这么爽快就将责任揽在自己头上了。她原本想要继续吵的架,瞬间噎在嗓子里,最后又慢慢咽进肚子。稍作冷静之后,才哽咽着说:”也不能怪你。要怪,就只能怪冷野,怪他意志不够坚定。你们家王爷,那么招女人喜欢,可也从没让你像我这样伤心过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又看向长丰公主补了一句:”还有你家魏子轩,也从没让你受过我这种委屈啊……当然,虽然他丑是丑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”唉?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?”长丰公主眉毛一拧,立刻想要跟她开撕。

    映雪赶紧拦在她俩中间,无奈的劝和道:”你别跟她计较,她现在心里不快活,正逮谁挠谁呢。”

    长丰公主到底是比德宁郡主成熟多了,气呼呼的闪到一边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何鹭儿又像是被触动了哪根神经一般,从椅子上弹了起来:”我要去找那个唐宛如,我要挠花她的脸!”

    映雪抱着她,崩溃的喊道:”诶诶诶!人家招你了呀?跟人家有什么关系?你要是这么干,你可就真是小泼妇了我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”就是!你看看你现在样子,哪点像个郡主!根本就是把郡马往外推嘛!”长丰公主也逮着机会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德宁郡主冷静了下来。想想方才那唐宛如镇定自若,端庄有礼的样子,再想想冷野看着她时的表情……或许冷野心底里就是欣赏那样的女性。

    自己再这样闹下去,怕是真的要将他越推越远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她一屁股坐回了太师椅。

    映雪观察她的表情,知道她似乎真的冷静了许多,便坐在她身边,义正严辞的说道:”而且我可提醒你,你刚才说的那句话,可太过分了,冷野肯定一时半会儿不会搭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”什么话呀?”何鹭儿转头望向她,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”还装傻了?就是扯上朗星的那一句!”映雪用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她的脑瓜子:”真是的,我二哥招谁惹谁了,你们夫妻吵架别带他出场啊!”

    何鹭儿这才回想起,自己的确说了一句千不该万不该的气话,撇了撇嘴嗫嚅道:”我……我就是气坏了。他气的我心都要裂了,我当时就想,让他也尝尝这种滋味儿!”

    ”冲动是魔鬼啊小姑奶奶!你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,他无论面子上还是里子上,都给你伤透了!”映雪怒其不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而且当初也是你不要人家朗星,现在又说这样的话,不是打自己的脸吗?”长丰公主翻着白眼继续补刀。何鹭儿刚才对驸马出言不逊,真让公主有些动怒了。

    映雪听了这话,赶紧接茬:”还好没选朗星,今儿这局面要是换了他,指不定跟你打成什么样呢。我二哥的脾气我可是最清楚,就你那张牙舞爪的样子,也就冷野才能包容。换做我二哥,他可不惯着你。”说到这儿她就回忆起当初在并州,朗星将若雅五花大绑扔在房里的情景。他那泼猴脾性,也就若雅那个野蛮女友才能拿得下了。

    何鹭儿被她俩你一句我一句的数落,即觉得惭愧,又觉得委屈,扁了扁嘴,丧头沓脑的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长丰公主见状,心里又生出了一丝怜惜。缓和了语气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”冷野真的不错了,你就说说你这个脾气,好的时候跟块儿糖似的。不好的时候,一点就着,而且怎么都哄不好。你说你大吵大闹的多少次了?人家哪次跟你红过脸?你说我王叔好,子轩好,可你什么时候见到映雪跟我敢在他俩面前这样撒泼打滚的?我不是说他俩就不能包容,而是我跟映雪至少比你知道珍惜。所以我劝你啊,要跟眼前这个男人过一辈子,那凡事就不要做得太绝。”

    这番语重心长的劝说,让映雪打从心底里,对长丰公主刮目相看。这个真正意义上的金枝玉叶,在婚恋问题上,竟然如此的成熟稳重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看她跟子轩成亲后各自的状态便知,两人婚姻生活肯定相当美满。

    反观何鹭儿这一对,真正算得上金童玉女,郎才女貌。当初也不能不说,爱的死去活来,惊天动地。但婚后的状态,却一天比一天迷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映雪也不由的想要郑重告诫她一次:”鹭儿,你要知道,再好的脾气,都是会有磨光的一天。不要去消磨别人对你的包容。以我的经验,冷野这样的性格,是积累型的。爱也好,怨也好,积累到一定程度,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你忘了当初自己是花了多少小心思,才把他追到手的吗?要是真弄丢了,可没人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被她们这样轮番轰炸,何鹭儿心里终于慌了神:”那……现在我该怎么办?我是不是……应该立刻去把他哄回来?”

    ”你俩都在气头上,说话不会好听的,先彼此冷静冷静吧。”长丰公主说道:”你就在我这儿住一宿。等明日他退朝后,你再去跟他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何鹭儿看了看映雪,对方朝她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。她这才嘟囔了一句:”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觉得不放心,急急忙忙对映雪嘱咐道:”你快去看着他,别让他又去招那什么唐宛如!”

    ”哎呀他不会的!”映雪无语的回道。”怎么这么不信任自己的夫君呢!”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