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4章 丧偶式婚姻

    第714章 丧偶式婚姻

    霖儿双眼一红,撒腿便朝映雪扑过来。搂着她的脖子,嘤嘤咽

    咽的哭着。

    映雪一只手紧搂着他,另一只手伸向大儿子ot烨儿也来。ot

    南宫烨也扁了扁嘴,朝母亲的怀里奔过去。一种ot竟然没有挨揍ot的想法,几乎让他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ot宝宝们,妈妈跟你们做个约定好不好?ot映雪搂着两个儿子,一边轻拍他们的背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ot嗯!ot烨儿说。

    ot好!ot霖儿也抽泣着答应。

    映雪松开他俩,真诚的凝望着他们的眼睛,认真而清晰的说道ot今后如果宝宝们惹妈妈生气,妈妈会先跟你们好好说。不会第一时间就动手打你们。好不好?ot

    ot好!ot

    ot好。ot

    儿子们几乎异口同声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映雪对这个答复很满意,接着又用同样认真,同样清晰的口吻说下去ot那你们也要答应妈妈,今后如果妈妈有什么地方让你们心气了,你们也要先跟妈妈好好说,不能动手打人。你们说好不好?ot

    ot好!ot

    ot嗯!ot

    他俩又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道。

    映雪伸出两个小手指,对儿子提议ot拉钩!ot

    两个儿子立刻也伸出小手指,勾住了妈妈的手指。

    ot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,谁变谁是小乌龟。ot映雪一边愉快的说着,一边跟两个儿子对上拇指,达成了母子间第一个人生共识。

    一切完毕之后,她又展开怀抱,对儿子们说句ot抱抱妈妈吧,都不心气了。ot

    两个儿子这才都恢复了往日的欢颜,抱住了眼前这个,目前而言对他俩来说,最最重要的女人。

    傅云在一旁看在眼里,暖在心头。

    但很快,又被一种酸涩的遗憾占据了整颗心。自己这个做母亲的,究竟是错过了女儿最最需要母爱的时刻。

    母女俩牵着烨儿和霖儿,走在江岸边。太阳已经接近西边的天水交接处。

    望着还在平地上陪儿子学走路的牛嫂,映雪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ot娘,您说牛生他……不会站不起来了吧?ot

    傅云在心里认真的想了想,随后很负责任的说道ot依我看,他腿上没什么力气是一回事,但更关键的,是心里害怕。摔怕了,就干脆不肯站,不肯走了。ot

    映雪叹气道ot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但要是能让这孩子,在她娘眼前走起来,那该多好啊。ot

    傅云见她心事重重,出言安慰道ot这种事情急不得。你也别有那么大的心事了。若非这孩子造化大,遇到你爹。恐怕也过不了这个冬天。今后再好好照顾他们一家便是。ot

    ot也只有这样想了。ot映雪说道。

    ot对了,孩子的爹呢?怎么总不见人影?ot沉默了片刻后,映雪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。

    ot他是个奇怪的人,好像所有事情都与他无关。除了偶尔看看孩子,没见他为他们母子做过什么。ot傅云说道。

    ot这大概,就是传说中的丧偶式婚姻吧。ot映雪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强烈的念头闪进脑海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,将两个儿子拉到自己眼前,用一种商讨的语气对他俩说ot哥哥,弟弟,妈妈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忙,你们愿不愿意帮帮妈妈?ot

    两个宝宝想都没想,便立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映雪指了指牛嫂和牛生的方向ot你们看到那个小哥哥了吗?ot

    他俩又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傅云似乎猜到了她的意图,忍不住露出好奇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握着两个儿子的小手,语气缓慢又清楚的说道ot妈妈想跟那个小哥哥的妈妈说说话,你们能不能帮忙照顾一下那个小哥哥呢?ot

    烨儿很爽快的点了点头,霖儿却撅起嘴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意料,但映雪还是很有耐性的问了句ot宝宝能不能告诉妈妈,为什么不愿意呢?ot

    霖儿垂着眼眸,努着嘴憋了半天,最后搂住映雪的脖子,奶声奶气的挤出一句ot不喜欢……心气……ot

    ot你这宝宝,气性可真大。ot映雪笑着揉了揉他的小脑瓜。

    傅云也在一旁乐开了。

    ot娘,我夫君小时候也是这样吗?ot映雪站起身,一边问,一边重新牵起儿子们的小手。

    傅云笑着回忆ot王爷小时候,是他俩的合体。聪明的时候,谁也没他有主意。调皮捣蛋的时候,也是谁见了都头痛。ot

    通过许许多多的人,零零碎碎的拼凑,映雪如今已经可以完全勾勒出,儿时南宫羡的样子。那时的他,性子里有一半是烨儿,另一半是霖儿。

    后来的不幸遭遇,将他性子里烨儿的那部分彻底抹杀,只剩下霖儿。

    这也可以理解,他为何会对烨儿如此的偏爱。因为烨儿,是他失去过的快乐。如今失而复得,必然无比珍爱。

    而霖儿身上,有太多丈夫的影子,尤其是他那些惹人心疼的部分,所以映雪,不可避免的更加偏爱于他。

    中青少三代人走到牛嫂身边,对方还在契而不舍的教孩子学走路。

    傅云和映雪都明白她为何如此执着,因为今天,是她人生当中,最后一次可以亲自教儿子学走路的机会,尽管希望是如此的渺茫。

    牛嫂的心情,实际上已经接近于崩溃边缘。对儿子的态度,也渐渐失去了耐性。

    但随着她的态度越发恶劣,牛生的情况,也就越来越糟,到最后干脆像一滩泥人一般往地上赖。

    ot你软骨头吗?给我起来!ot牛嫂忍不住朝他大吼。

    牛生不哭不闹,甚至连一个字也没说过,但却也坚决不配合。

    ot你这死孩子!要你有什么用?都这么大了,话也不会说,路也不会走!你怎么就不能要点强呢?你是要急死娘吗?ot

    牛嫂的叫喊声越发歇斯底里,不但将牛生吓得不敢动弹,让南宫烨和南宫霖也不住往妈妈身后躲。

    映雪很能理解牛嫂此刻的心情,忍不住温言软语的劝了一句ot牛嫂,你休息一会儿吧。都累了一下午了。ot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