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2章 求亲亲

    第752章 求亲亲

    映雪想了想,最后问道ot他是不是考虑到朗星和若雅公主,所以才这么为难的?ot

    南宫羡摇了摇头,很笃定的说道ot你爹和你二叔,不是那种将儿女情长凌驾在国家之上的人。所以我猜,这其中可能还有隐情。ot

    夫妻俩沉默了许久,映雪才握住丈夫的手,一脸认真的说道ot这种事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,但我相信,以我爹的智商和我二叔的人品,无论你做何决定,他们都会替你守住底线。ot

    南宫羡笑着点点头,很是赞同她的话。最后又摸了摸她的脸,说了句ot好了,我该去上朝了。这件事,我会慎重考虑再做决定。ot

    刚站起身,他却又坐了回来。

    映雪疑惑的看着他,他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ot不行,孩子在这儿呢!ot她笑容腼腆,不肯就范。两个娃已经不再是啥都不懂的年纪了。还是得避忌着点。免得教坏了,到处去亲人家小姑娘那就完了。

    南宫羡将两个儿子拉过来,用双手捂住他俩的眼睛。又将脸稍稍凑近妻子,撅了撅嘴,求亲亲。

    映雪迅速的啄了一口他的脸,他却一瞪眼,又撅了撅嘴。她忍住笑意,认真的吻了吻他的唇,他这才放开儿子,心满意足的起身走出餐室。

    今日是花想容新品到货的日子。映雪这个做老板的,决定亲自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她也明白自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出个门,要先向丈夫报备。除了带上冰雁这位贴身保镖,还要带上至少二十名便衣禁军一路随行。

    少于这个规模,就别想顺利出门。即使出去了,回来也要挨丈夫好一顿埋怨。

    马车到达贡院街时,她和冰雁走下马车。随行禁军们,也都尽数下马,远远的跟在她俩身后。

    快要走到花想容时,映雪忽然听见似乎哪里有人在唤她。

    ot娘娘!娘娘!ot

    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,就看见一家绸缎庄的二楼窗口,趴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带着甜甜的笑意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ot宛如!ot她惊奇的喊出对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唐宛如很快就从二楼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映雪拉着她,好奇地问ot你不是回洛阳了吗?ot

    ot娘娘见到宛如,不高兴吗?ot宛如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ot不是,就是好奇啊!ot

    宛如亲热的拉着映雪的手,解释道ot我本来回去了,但哥哥嫂嫂在京城开了绸缎庄。我在家里闲着没事,就跟过来帮忙了。ot

    ot原来如此。ot映雪回道。

    ot娘娘今日怎么有空出来逛街?ot

    ot我的胭脂铺就在这附近。今日上新货,就过来看看了。ot说到这儿,映雪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ot对了,上回在街上追杀你的人,后来还出现过吗?ot

    ot没有。不过我哥哥已经跟这条街的城防禁军打过招呼,请他们多关照着些。ot宛如脸上的笑容稍稍敛去,似乎还是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映雪想了想,对她提议道ot这样吧,等我忙完了,一起吃个午餐怎么样?ot

    宛如立刻点头表示乐意ot好啊!我正想请娘娘的客,感谢您上回仗义相救呢!ot

    ot那等我忙完了,中午来找你。ot

    ot一言为定。ot

    顺天镖局的铺子里,常梓逸正拿着帐簿和老掌柜跟单。ot上回彭州那一单,回来了吗?ot

    ot回来了,昨儿晚上回来的。ot老掌柜说道。

    ot这么大的单子,比预计慢了两日,让负责押镖的,有空来找我。ot常梓逸面色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ot行。ot

    对完了单,常梓逸放回帐簿,一转身,便被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吓了一跳。因为对方离他实在有些近,他几乎差点撞到她。

    ot宛如……你……不是回去了吗?ot他有些愕然的望着对方笑吟吟的脸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宛如轻声细语的回道ot是我哥嫂在京城开了绸缎庄,要我来帮忙。ot

    ot原来如此。ot常梓逸淡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宛如忽然笑了起来ot你说的话,怎么跟襄王妃娘娘说的一字不落呢?ot

    ot是吗?你见过她了?ot虽然常梓逸似乎回答的很随意,但宛如还是在他双眸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欢喜。

    ot刚刚分开,她去胭脂铺了。我还约了她一起用午膳。ot宛如不动声色的说道。ot梓逸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可以赏脸吗?你俩是宛如的救命恩人,我都还没正式向你们道谢呢。ot

    常梓逸沉默了几秒钟,才淡漠的回了句ot镖局里今日事多,我应该没什么空,实在抱歉。ot

    ot没关系,今后有的是机会。ot宛如平静温和的说完,便没再逗留,与老掌柜点头打了声招呼,便离开了铺子。

    老掌柜对着常梓逸的背影,怒其不争的喊了一声ot少爷!ot

    ot一惊一乍的做什么?ot常梓逸转过身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ot您怎么……跟木头一样?ot老掌柜简直无语凝噎。这么英俊的大小伙子,非要弄的自己跟四大皆空的僧侣似的。

    ot少管闲事。ot常梓逸没搭理他,从后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整个上午,常梓逸都处在无法集中注意力的状态下。

    一抹倩影,总是会不经意的闯进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已经三个月零五天没见过她了。此刻知道她就在二里地以内,心中又怎能保持平静?

    他感觉很懊恼,明明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人,但始终还是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在胭脂铺里忙碌到中午,潘映雪发现天色似乎暗沉了许多。

    ot这怕是要下大雨啊……ot她站在柜台前,望着门外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ot看样子是啊,从早上就在打雷。ot铺子里一位正在挑选香粉的客人说道。

    映雪有些担心中午的约会。这个季节下的雨,都是顶着十把伞也没用的瓢泼豪雨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宛如家绸缎庄时,雨都还没下。

    所以要改天再约之类的话,只能咽进肚子里。因为她发现,对方似乎早就站在门外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冰雁与宛如不是很熟,更愿意留在铺子里跟金秦二人聊天。映雪没有勉强她,但身后那二十名禁军,却始终没敢松懈,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下一路随行。
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171819w.com丨顺子小说网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